八一中文網 > 瘋狂農民工 > 第2380章 底牌

第2380章 底牌

    胡慧茹冷哼一聲問道:“什么意思夏總?難道我們不算是好朋友?”
  
      “肯定是算啊!”夏建嘴上這樣說著,心里卻對這個女人更加有了防范。萬一什么時候她一個不開心,那他可就慘了。
  
      胡慧茹這次請客并不是什么大酒店,而是他們公司馬路對面的一家不飯店。不過修裝的還是挺不錯,給人一家高檔典雅的感覺。
  
      他們三個坐下剛把菜點好,馮燕便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她沖胡慧茹和夏建微微一笑說:“今天路上還堵車了,沒有耽誤你們時間吧!”
  
      “沒有!剛點好菜”胡慧茹言簡意賅,隨口就這么一說。夏建沖馮燕淡淡一笑,并沒有說話。
  
      馮燕看了一眼胡慧茹,便挨著呂秀麗坐了下來。胡慧茹一看,忙對馮燕說:“從到夏建身邊來,你今天的任務是陪總喝好。從今往后,你們倆之間打的交道比較多,所以一定先把關系搞好了”
  
      “嗨!這個就不用了,我夏建從來都是對事不對人。事情做好了什么都好說,事情沒做好,陪喝酒也沒有用”夏建說這話時,故意看著胡慧茹。
  
      馮燕很聽話的坐到了夏建的身邊,她呵呵一笑說:“好說!咱們倆的脾氣對路子。你的工程你放心好了,我們一定給你安期完成,而且是保質保量。只不過有些工廠的圖紙需過來的快一點”
  
      “好了!咱們今天是吃飯喝酒敘舊,不談工作上的事”胡慧茹忽然說了這么一句。這讓夏建非常的不理解。
  
      菜和酒一上桌,胡慧茹便帶頭先喝了起來。夏建不知道這個女人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么藥,所以他一直在提防著。
  
      和呂秀麗一起吃飯的機會不多,夏建的記憶中,這個女人好像不怎么喝酒,沒想到今天她卻唱起了主角。一個人提著酒杯滿桌子上喝,而且喝了一輪又一輪。兩瓶白酒很快就見了底。
  
      不是有一句話說的好,有些事情得在酒桌上談。胡慧茹擺這樣的排場,肯定有她的名堂。
  
      當第三瓶白酒上桌時,胡慧茹粉白的臉上,才帶有了一絲紅暈。她微微一笑,對馮燕說道:“馮經理!你離的夏總最近,你可不能坐著不動啊!難道咱們夏總長得不夠帥氣?”
  
      馮燕一聽,立馬明白了胡慧茹話時的意思,她呵呵一笑說:“我們夏總不帥,這天底下就沒有帥男子了。這一杯敬帥哥”馮燕說著,便提起了酒杯。
  
      夏建也看出來了,胡慧茹今天的意思,就是先把他灌醉放倒,然后再談事情。他雖說酒量還行,便是在這三個女人的聯合下,他必醉無疑。
  
      夏建連喝了馮燕三杯酒,他便主動站起來敬胡慧茹。他笑著說:“胡總!現在是飯飽酒足,你有什么話就直說,因為我喝醉后,所說的話一句有用的也沒有”
  
      胡慧茹呵呵一笑說:“行了吧!這么一點酒能把你夏總灌醉,那還真是天大的笑話”
  
      “這叫酒不醉人人自醉。你說有你們三大美女輪番轟炸,別說是這酒了,光是看你們,我都會醉的”夏建說這話時,故意舌頭打卷。
  
      胡慧茹冷冷一笑問道:“怎么?和你媳婦鬧矛盾了?按理說,你這是新婚燕爾,不應該這么花心才對”
  
      “老婆是老婆,朋友是朋友,各有千秋”夏建打著哈哈,故意繞開了胡慧茹的話題。
  
      這個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她有意無意的窺探夏建的**。他和馬艷關系的好壞,應該和她胡慧茹沒有半毛錢的關系才對啊!夏建徹底有點迷糊了。
  
      馮燕脫掉了外套,人也從坐位上站了起來。她提著酒瓶說道:“夏總!可是萬花叢中一點紅。我們三個女人,你一個男人,就應該更加的主動一點,而不是裝醉”
  
      夏建沒有想到,馮燕會當面點穿他,這讓他多少有點被動。夏建搖晃著身子站了起來,他呵呵一笑說:“美女!我沒有裝醉,喝就是了“
  
      要知道,馮燕以前在胡慧茹的手下干的可是公關,這喝酒的水平自然早就練出來了。所以她今天這個樣子,算是她本色的出演。
  
      她提著酒杯,一連和夏建干了六小杯。第三瓶酒已經過了半,馮燕還不肯罷休。可夏建這個時候,真覺得自己醉了。
  
      胡慧茹坐在哪里,兩只眼睛就沒有從夏建的身上離開過。好像這夏建身上有寶藏似的。
  
      就在馮燕正和夏建對干時,忽然坐在一邊的呂秀麗提著個空杯子沖了過來,她伸手摟在了夏建的脖子,然后呵呵一笑說:“怎么?你是嫌我比馮經理年齡大嗎?”
  
      夏建雖說有點醉了,但被呂秀麗的這句話還是嚇了一跳。他讓自己清醒了一點說:“沒有的事,呂經理依然風采照人。你的意思是我沒有陪你喝上兩杯嗎?那就趕緊倒酒”
  
      呂秀麗摟著夏建的脖子,拉也拉不開。不過她舉起酒杯剛喝了一杯,整個人便撲通一聲,軟軟的坐在地上。
  
      這可嚇壞了夏建,他趕緊把呂秀麗抱了起來,按著坐在了椅子上。胡慧茹這個時候卻大笑了起來:“好啊!連我們的呂總也喝醉了,看來這酒也到位了”
  
      胡慧茹說完,便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便來了呂秀麗一起的幾個女同事,大家便架著呂秀麗走了。
  
      “馮經理!你先走吧!我有話要和夏總說”這個時候的胡慧茹,什么也不顧了。看得出,她倒是沒有喝醉,不過還是有點多了。
  
      馮燕沖夏建壞壞一笑說:“陪好我們胡總!”馮燕說完,便穿好衣服走了。
  
      “胡總!有什么話現在可以說了”夏建呵呵一笑說道。
  
      胡慧茹搖了搖頭說:“這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帶你去個地方,咱們喝點好茶,然后再談正事“
  
      胡慧茹說著,便站了起來。她是個非常霸道的女人,根本就不征求一下夏建的意見。
  
      夏建愣了一下,便起身跟了上去。他真的有點喝多了,走起路來都有點不聽使喚,身子搖來晃去。
  
      一出飯店,胡慧茹便攔了一輛車,帶著夏建去了她住的五星級酒店。
  
      五星酒店夏建只是聽見,他還沒有真正的享受過。他一走進房間,胡慧茹便給他丟過來一雙拖鞋。
  
      “把鞋換上,人會舒服一點。我看你喝的確實有點多了,沙發上你坐也好,躺也好,只要能陪我說話就行”胡慧茹說著,便轉身進了洗手間。
  
      來都來了,夏建也就沒什么好客氣的了。他把外套脫下來掛在了衣架上,然后穿著拖鞋往沙發上一倒。他還真想美美的睡上一覺,可是不能睡。畢竟這是胡慧茹住的房間。
  
      一會兒時間,胡慧茹已換上了一身舒適的睡衣走了過來。她非常大方沖夏建微微一笑說:“我這人在家里最不喜歡穿正裝,就喜歡穿著睡衣舒服一點,請別介意”
  
      夏建斜躺在沙發上說:“隨便,沒什么好介意的”
  
      胡慧茹呵呵一笑,沒再說話,便開始泡茶。夏建看著這個女人,心里真是看不透,她竟然有多層面孔。
  
      在公司里,孤傲冷清,霸氣側漏。而在酒桌上,則能談笑風生,八面玲瓏。只有在家里,她才是一個真正的女人,溫柔中也不缺體貼。
  
      就在夏建暗暗對胡慧茹做著評估時,胡慧茹已端著兩杯茶水走了過來。她甜甜一笑說:“快起來喝杯茶,解解酒氣”
  
      夏建回過神來,便連忙坐了起來。他接過胡慧茹手中的茶杯,輕輕的喝了一小口,然后長出了一口氣說:“胡總住的這地方真不錯!”
  
      “為了集團的事拼死拼活,如果連個像樣的酒店住不上的話,這份工作不要也罷!”胡慧茹坐在夏建對面的單人沙發上,一臉的笑意。
  
      她喝的也不少,嬌好的面容,在酒氣的驅使下,這個時候的胡慧茹還真是面若桃花,好看極了。
  
      夏建極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他長出了一口氣問道:“胡總!你到底要和我談什么事?”
  
      胡慧茹長出了一口氣說:“我現在才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既生瑜何生亮”你說我在平都市的事業可以說是一馬平川,我想拿哪個項目,就可以非常輕松的拿下來,可是你為什么要來攪這個局呢?”
  
      “胡總!你的胃口太大了,這不是一件好事”夏建看了一眼胡慧茹,非常嚴肅的說道。
  
      胡慧茹冷冷一笑說:“東勝集團,原本就是省知名企業,現在來平都市投資,算是大材小用了,根本不存在你所說的胃口太大”
  
      “東勝集團的實力我非常清楚,但我明白一句話,做事必須留有余地。不是有一句話“月滿則虧,水滿則溢”你們在平都市的投資夠大了”夏建非常認真的說道。
  
      胡慧茹哈哈一笑說:“在這個世上,沒有人覺得錢多了會是壞事。而我們商人的最終目標,還不是為了掙多的錢,獲取更大的利潤。所以在平都市橋梁工程這個項目上,我們最好是合作”
  
      “合作?我們之間怎么合作?”夏建的酒也醒了一半,他不由得坐直了身子。這個胡慧茹還真是精明到了家。“由我們競標拿到這個項目的建設權,再轉手給你”胡慧茹終于拋出了她的底牌。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