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九域劍帝 > 第二千五百六十七章 四位血影

第二千五百六十七章 四位血影

    其他的三位天影會血影強者,幾乎同時,身形化為利刃,沖著楚風眠斬殺而來。
  
      這四位天影會的血影強者,都不知道刺殺過多少的強者了,對于戰斗,幾乎熟悉到如同本能,在察覺到無法離開后,毫不慌亂,立刻反擊。
  
      四道利刃,凝聚一起,橫空斬殺而下。
  
      只見楚風眠打出的火海,都被硬生生的斬出了一個缺口,這四道利刃所向睥睨,一往無前,直逼楚風眠斬殺而來。
  
      “好強的鋒芒!”
  
      楚風眠眼神都是微微變化,這天影會四位血影強者的實力,比起楚風眠預想中的還要強大的多,絕地反擊的力度,也遠遠超出了楚風眠的意料。
  
      這樣的突然反擊,如果換做任何一位仙尊巔峰的強者,只怕都會被突然斬殺。
  
      可楚風眠的真正實力,可遠遠不止如此。
  
      他的真正實力,已經不是仙尊巔峰的強者,可以比擬的。
  
      “沸血!”
  
      楚風眠長嘯一聲,在他的身軀之中,巫神之力,源源不斷的爆發,涌入到了楚風眠的身軀之中,沸血秘術,猛然催動。
  
      瞬息之間,楚風眠的實力,就達到了之前十倍的層次。
  
      楚風眠手持太初劍,劍鋒一動,轟然斬殺而出,這一道劍鋒的威力,超過之前十倍,跟那天影會四位血影強者化為的利刃碰撞在一起。
  
      轟!
  
      周圍的空間,都硬生生在這碰撞的力量之下被撕裂,那天影會四位血影強者化為的利刃,在跟劍鋒的碰撞之下,被瞬間逼退出去。
  
      甚至他們身化的利刃,都已經無法凝聚,恢復成了本來的人形,翻滾了數十里,身形才停了下來。
  
      “這是什么力量?我們四人聯手的力量,居然都無法撼動他?怎么可能有著如此可怕實力的仙尊,這簡直跟那些潛修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古董,都絲毫不差了,此人不過是一個新崛起的人物,怎么會有著如此強大的力量?”
  
      血殺看向楚風眠,不可置信的說道。
  
      楚風眠力量的強大,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該死,空巫塔的人,居然騙我們!”
  
      旁邊的另一位血影血盡,也是憤怒的吼道。
  
      “果然是空巫塔找來這天影會的人!”
  
      楚風眠聽到這話,心中也是清楚這背后的主謀是誰。
  
      空巫塔。
  
      楚風眠還沒有先找他的麻煩,他居然先來對付楚風眠了,而且還是請來了三大圣域的強者。
  
      這一點已經觸犯了巫族的禁忌。
  
      巫族之中,雖然有著內斗,可卻都是巫族之中的爭斗,絕不允許借助其他外族的勢力。
  
      這是整個巫族內的禁忌,誰敢這么做,誰就會被整個巫族,群起而攻之。
  
      巫族在對外之時的團結,從巨象神廟之時,楚風眠就領教過了。
  
      以至于楚風眠根本沒有想到,空巫塔居然是敢請人類武者,來對付楚風眠。
  
      看來空巫塔對于楚風眠的恨意,已經是讓他們,毫不在乎這禁忌了。
  
      不過今日這被楚風眠抓到了把柄,他就可以借此,狠狠的對付空巫塔了,不過在報復空巫塔之前。
  
      這天影會的四位血影,楚風眠也沒有放過他們的打算。
  
      在楚風眠思考之際,那四名天影會血影,也在互相的交流,似乎是在考慮這什么。
  
      “此人的實力,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了,快走,我們有著首領的玉符,應該可以打破這周圍的空間!”
  
      血滅大吼一聲,四位血影的身形,連連閃爍,向著空間封鎖的邊緣飛去。
  
      他們四人已經是放棄刺殺楚風眠的想法,直接要逃。
  
      “想走?”
  
      楚風眠冷笑一聲,身形一閃,立刻是追逐了上去。
  
      這四名天影會的血影,前來刺殺楚風眠,楚風眠又怎么可能讓他們全身而退。
  
      巫神之翼展開,楚風眠的遁光,比起這四位天影會血影,還要快得多,一瞬間就追上了他們,可就在這個時候,從那血滅的手心之中,突然出現了一枚血色的玉符。
  
      看到這玉符的一刻,楚風眠的遁光,都是突然停滯。
  
      “仙帝玉符!又是仙帝玉符!”
  
      楚風眠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可以說現在對于楚風眠來說,最讓楚風眠忌憚的,就是仙帝了。
  
      他的實力,雖然面對四位仙尊巔峰的強者,都有著以一敵四的能力。
  
      可在面對仙帝的時候,楚風眠的實力,依然不夠,甚至是一道仙帝玉符,化為的仙帝化身,都不是楚風眠可以對付的了的。
  
      天影會的背后,可是有著仙帝的存在,這四位天影會血影,居然手中也有著仙帝玉符。
  
      “該死,這仙帝玉符一出,只怕我也會有不小的麻煩,但是現在放走他們,我更是心中不甘!”
  
      這四位天影會血影,前來刺殺楚風眠,要是放走了他們,楚風眠也覺不甘心。
  
      “不就是仙帝玉符嗎?殺!”
  
      楚風眠心神一動,立刻下了決定。
  
      仙帝玉符又如何?
  
      一道仙帝玉符,就想要全身而退,絕不可能!
  
      哪怕是今日楚風眠拼的重傷,至少也要殺他們兩三人。
  
      下了決定,縱然是感覺到那一枚仙帝玉符上駭人的力量,楚風眠的遁光,卻是絲毫不減,猛然追了過去。
  
      剎那間楚風眠就逼近了其中那位血殺,太初劍直接斬落而下。
  
      “此人居然不怕仙帝玉符?難道他不怕被仙帝玉符轟殺?”
  
      看著楚風眠追過來,四位血影的臉色都是大變。
  
      仙帝玉符,幾乎是整個三大圣域之中,最強的保命底牌了,仙帝玉符一出,除了仙帝親至,沒有人愿意去硬抗仙帝玉符的力量。
  
      哪怕只是仙帝一擊之力,都不是哪一位仙尊可以抗衡的。
  
      這是兩個層次的力量。
  
      這一枚仙帝玉符,也是這四位血影最強的底牌,不知道逼退過多少的強者,渡過過多少次危險。
  
      可現在,楚風眠居然是毫不懼怕這仙帝玉符,直接沖了上來,遠遠超出了他們的計劃。
  
      就在這四位血影遲疑之時,楚風眠的劍鋒已經落下,他的目標,便是這四人之中最弱小的血殺。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