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開天錄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再戰

第七百四十九章 再戰


  渾身法力耗盡,巫鐵法天象地、三頭六臂的神通頓時消散。
  身形恢復到原本一丈六尺的身高,巫鐵從數百丈高空筆直墜地,沉甸甸的落在地上,雙足踏碎了冰層,膝蓋以下都沒入了冰層中。
  深深吸了一口氣,天地元能滾滾而來,迅速化為渾厚的法力充盈全身,只是一個呼吸的功夫,巫鐵吞盡了方圓百里的天地元能,然后身形冉冉飛上了高空,眺望著遠處那個脖子被拗斷,卻依舊蹦竄如飛的玄冥老祖。
  “可惜了?!蔽阻F搖了搖頭。
  用盡了手段,甚至全力催動太初冕,也不過是重創了這玄冥老祖,沒能將其擊殺。
  “可惜了?!濒宋錁芬彩谴罂诘耐淌商斓卦?,且服下了兩顆大道寶丹以恢復法力。
  被他雷霆印璽重創的玄冥老祖也顫巍巍的站起身來,朝著這邊驚懼莫名的望了一眼,哆哆嗦嗦的轉身離開了。他渾身不斷的還有電火花噴出來,奔跑的時候步伐踉蹌,但是很快也跑得不見了影子。
  巫鐵和羲武樂懸浮在離地千丈的高空,兩人身體猶如兩個巨大的黑洞,瘋狂吞噬四周的天地元能。
  虛空都在他們身邊扭曲、震蕩,兩人好似在比較一般,極力的催動功法,全力的吞吐天地元能。
  但是漸漸地,所有人都看出來了,巫鐵吞噬天地元能的效率比羲武樂高出了十倍不止,而且吞噬的速率還在不斷的提升。過了大概一盞茶時間,羲武樂身邊的所有天地元能盡被巫鐵所奪,羲武樂連一縷天地元能都再也無法吸納入體。
  “服了!”羲武樂搖頭長嘆,朝著巫鐵拱了拱手:“哥哥我,真心服了……你年不過百……真是個怪物?!?br/>  羲武樂從小,都被羲族的其他皇族子弟背后稱之為怪物。畢竟不是隨便哪個羲族皇子,都能夠在胎藏境的時候壓著神明境的老祖爆錘的。
  而羲武樂就能做到。
  可是面對比自己更加怪胎的巫鐵,羲武樂也不由得服了。
  他天生的天賦、資質,絕對比巫鐵要強出百倍、千倍,但是現在無論是戰力還是底蘊,巫鐵都超出了羲武樂一籌,對比兩人在修煉時能夠得到的資源,對比兩人修煉的時限,羲武樂不服不行啊。
  “我的運氣比較好?!蔽阻F笑著向羲武樂拱了拱手:“沒能擊殺這兩個老鬼,實在是可惜了……預備著吧,不出意外,他們很快就會發動進攻了?!?br/>  巫鐵瞥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四兇家族的一眾人等。
  羲武樂掏出了一塊黑色的令牌,朝著四兇家族的一眾神明境高手晃了晃:“爾等攜帶族人,向北哨探十萬里。若是遇敵,一路延緩敵方攻勢。若是立下功勞,自有封賞?!?br/>  四兇家族的一眾老祖沉沉的喘了一口氣,看著羲武樂手中的令牌,紛紛抱拳、欠身,向令牌行了一禮。
  靖州城內,城主府大殿中,十六尊玄冥老祖還在飲宴。
  之前羲武樂暴力出手,一雷轟殺了雪猿部落數萬大軍,連帶著一名雪猿部落的神明境長老也被他碾殺,巨大的雷力波動驚動了這些老鬼,他們急忙派出了兩個兄弟前去打探。
  留在大殿中的玄冥老祖們,依舊無憂無慮的,盡情的吃吃喝喝。
  在他們看來,兩個兄弟聯手,武國當中,也沒人能夠抵擋他們。
  有什么亂子,兩個老鬼完全都可以鎮壓下來,沒什么好擔心的。
  吃喝了不到一刻鐘的功夫,兩尊玄冥老祖一個捂著腦袋,七竅噴血的跑了進來;一個踉蹌著,渾身閃爍著電光,連滾帶爬的竄了進來。
  兩人都是剛剛撲進大殿,就一頭栽倒在地。
  捂著腦袋的那玄冥老祖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巫鐵暴力拗斷了他的脖頸,連他的聲帶都徹底粉碎。
  那渾身閃爍著電光的玄冥老祖沙啞著喉嚨,嘶聲叫道:“大哥,救命……”
  十六尊玄冥老祖,數百雪原部族的長老們齊齊站了起來,一個個驚駭莫名的看著兩個重傷的玄冥老祖。
  居中的那位玄冥老祖急忙上前兩步,小心翼翼的托住了脖子被拗斷的兄弟的腦袋,慢慢的將他的腦袋原地旋轉了一千零八十度,小心翼翼的將他斷裂的經絡、筋骨一一拼湊上。
  然后,各色雪原特產的救命靈藥不斷的灌進了這受傷玄冥老祖的嘴里,化為一縷縷精純的藥力迅速流轉全身。
  但是這受創的玄冥老祖的脖頸附近,有一股奇異的力量波動凍結了一切,藥力一次次的流過他折斷的脖頸,但是藥力沒能發揮任何功效,他的傷口根本不吸收任何藥力。
  “好厲害的寶貝……”出手救治的玄冥老祖嘶聲道:“速速獻祭,請動冰川之神的力量,驅散老十八傷口附近的邪力,否則的話……怕是他肉身不保?!?br/>  一眾玄冥老祖的臉色齊變。
  到了他們這個境界,神胎和神軀完美融合為一體,肉身受到重創,就是神魂受到重創。
  若是肉身不保,那么一身通天徹地的大神通、大法力,自然也就付諸流水,能夠保住一縷殘魂投胎轉世,已經是最好的結果,甚至連附體奪舍都是難以做到的。
  就連渾身閃爍著電光,內臟都幾乎被燙熟的那位玄冥老祖,也都閉上了嘴,咬著牙強忍著體內的傷痛。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架起了脖頸重傷的玄冥老祖,急匆匆的來到了靖州城外矗立著的萬丈高的冰雕前。
  一場血腥的祭祀,一隊隊被俘虜的武國子民被押了上來,猶如牲口一樣被屠宰。大片鮮血染紅了冰雕的王座,讓這美輪美奐的人魚冰雕都顯得那樣的猙獰、扭曲。
  冰雕尾巴上卷著的三叉戟放出奪目的幽藍色神光,玄冥老祖的老大低聲的吟誦著咒語,喃喃的說出了自己的訴求。
  三叉戟上的神光猛地落下,籠罩了脖頸被拗斷的玄冥老祖的身體。
  他的脖頸傷口處,一絲絲奇異的波動緩緩蕩漾開來。
  幽藍色的神光一絲絲的磨掉這奇異的波動,就看到受傷的玄冥老祖脖頸附近的皮膚、血肉在蠕動著,不斷的枯萎、腐朽,化為一絲絲渣滓不斷的落在地上。
  一名玄冥老祖嘶聲驚呼:“這是什么鬼東西?怎么好似,好似老十八他,他老了?”
  又是一通靈藥灌了下去,受傷的玄冥老祖急驟的喘息著,喉嚨里不斷發出‘咔咔’聲響,他的身體微微抽搐著,幽藍色的神光不斷的注入他的脖頸,一絲絲奇異的波動不斷的從他傷口附近蕩漾開來。
  一名玄冥老祖隨手抓過一名被俘虜的武國子民,將他湊到了那奇異的波動附近。
  ‘啪’的一聲,就在電光石火的一瞬間,這武國子民急速的衰老,頃刻間從一個青壯男子變成了一個委頓干癟的老人,然后他的身軀迅速的化為一蓬飛灰,好似時間在他身上瞬間加速了萬億倍,讓他彈指間就度過了數百萬年時間一般。
  “時間之力?!毙だ献娴睦洗箨幊林樴溃骸盎蛘哒f,時令之力……嘖,難對付?!?br/>  “還好,出手之人,自身修為不夠?!绷硗庖蛔鹦だ献驵溃骸胺駝t的話,老十八肯定是歿了?!?br/>  “不能拖延時間了,必須加快速度,將這人徹底打死。否則……”又一名玄冥老祖沉聲道:“南國雖然孱弱,但是他們地域廣大,有幾件奇珍異寶,這是誰都說不清的事情?!?br/>  玄冥老祖的老大緩緩點頭:“等老十七、老十八的傷勢恢復,立刻進攻……傳令下去,讓各族的小崽子們打點起精神。誰敢在這個時候延誤戰機……滅族!”
  一眾雪原部族的長老們齊齊悚然,他們齊齊跪倒在地,朝著十八尊玄冥老祖磕了個頭,然后化為一道道寒光,迅速朝著四面八方飛去。
  三日后,雪原部族各族戰士傾巢而出,騎著各色戰獸,浩浩蕩蕩分成了三路大軍,直奔巫鐵所在的軍城而來。
  雪原大軍的中軍從靖州城沖出來沒多遠,就迎頭撞上了四兇家族的主力。
  兩百來名四兇家族的神明境老祖,帶著近三千名半步神明境的族中精英,勇悍無比的沖上去就是一通放手大殺。
  雪原大軍被打了個措手不及,充當先鋒的白鹿部十幾萬騎兵被頃刻間抹殺。
  白鹿部的一眾長老氣急敗壞的沖上來就是一通亂打,四兇家族不愧太古四兇之名,他們紛紛化為四兇形態,短短幾個呼吸間,連斬白鹿部二十三名神明境老祖,連皮帶骨頭都被饕餮氏的一眾兇人吞得干干凈凈。
  六尊玄冥老祖從中軍呼嘯而來,沖著四兇家族就是一通猛錘。
  三兩下的功夫,四兇家族就被六尊玄冥老祖打得落花流水,當場被打死了十七名神明境老祖,三百多位半步神明境的族中精銳被凍成了冰雕。
  四兇家族潰敗,當即傾盡全力的朝軍城逃竄。
  六尊玄冥老祖銜尾追殺,短短幾萬里路程,再次擊殺了四兇家族五十幾位神明境老祖,千多名半步神明境的精銳被打得粉碎。
  借助萬丈冰雕之力,雪原部族的大軍,只用了短短兩天時間,就橫跨數萬里,直抵巫鐵所在的軍城。
  十八尊萬丈冰雕一字兒排開,相互之間隔開了百里之遙,無日無夜的散發出寒光凍氣,照耀得方圓數千里盡是一片蔚藍。
  浩浩蕩蕩的雪原大軍一眼望不到邊際,無數的戰獸嘶吼,無數的戰禽亂飛,雪原部族自己制造的粗陋戰鼓,還有從武國淪陷的州郡中搜刮來的戰鼓擂得山響。
  還有一些粗俗無文的雪原戰士不知道從哪里弄來了大批樂器,他們也不會吹奏,也不會撫琴,就是操起這些樂器一通瞎折騰。
  各色樂器被這些雪原粗貨弄得難聽、喧嘩,那聲勢足以嚇死膽小的人。
  十八尊玄冥老祖化身為近千丈高下,緩緩離開了龐大而雜亂的軍陣,一步一步的朝著巫鐵所在的軍城逼近。
  數千名雪原部族的長老周身纏繞著寒風凍氣,手持法杖,一個個故作端莊的,亦步亦趨的跟在十八尊玄冥老祖的身后。
  軍城的城墻上,巫鐵瞇著眼看著步步逼近的強敵。
  四兇家族的一眾族人氣喘吁吁的縮在一旁,好些人身上掛著大大小小的冰凌,身體不斷的打著寒戰。
  他們目光游離的向四周亂瞥。
  如果現在巫鐵下令讓他們出戰,這些家伙是肯定要逃跑的。
  之前玄冥老祖們一通亂殺,已經徹底打散了這些家伙骨子里的兇煞之氣。
  巫鐵瞥了一眼四兇家族的這些家伙,搖了搖頭。
  “諸位,這是一場惡仗,還請諸位一定要小心?!?br/>  巫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后重重的吐了出去:“本王,不在這里說什么大義凜然的官面話。事情很簡單,打輸了,我們都會死;想要活,我們就要贏?!?br/>  “別想著能夠和令狐青青一樣逃跑。本王就在這里,哪里都不去?!?br/>  “說點丑陋的,你們當中,好些人的神魂禁制就在本王手中。本王若是死了,你們都活不了?!?br/>  “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船沉了,誰都不好過?!?br/>  “所以,拼命吧!”
  巫鐵用力的拍了拍手,向前方猛地一指:“來,先給他們一點開胃點心?!?br/>  巫鐵的話果然很丑陋,但是他的話,讓武國所有的神明境高手心中,都莫名的涌出了一股殺氣。
  丑陋的話,才最能震撼人心。
  一如巫鐵所言,沒錯,輸了,都會死。想要活下去,只能贏。
  “干死他們,或者被他們干死?!表楋w羽、項飛邪等老牌的將門老祖們,一個個面容扭曲的盯著前方的雪原大軍,身體下意識的繃緊,渾身肌肉過于繃緊,以至于他們不自禁的哆嗦著。
  高空中,無數條金色絲線筆直的墜落。
  隔了這么些日子,高懸在天穹之上的太陽金梭,再次吸滿了太陽精華,隨著巫鐵一聲令下,無數太陽金梭從天而降,將雪原大軍龐大的軍陣籠罩在了里面。
  十八尊萬丈冰雕噴出奪目的藍光,厚重的寒光化為一個極大的光幢,籠罩了雪原部族的大軍。
  太陽金梭落在了幽藍色的寒光上,一團團火光爆開,炸得地動山搖,一團團熱氣呼嘯著沖起。
  十八尊玄冥老祖頭也不回的繼續向著軍城一步步逼近。
  等到距離軍城只有不到五十里的時候,他們同時躍起,團身朝著軍城跳躍了過來。
  最快更新無錯小說閱讀,請訪問www..com手機請訪問:.com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