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都市紅粉圖鑒 > 第1410章 任俠你這是引狼入室!

第1410章 任俠你這是引狼入室!

    老狼幫,距離豐東區不太遠,他們不是一個有嚴密組織的社團,只是一個老大手下帶著一幫小弟。
  
      他們老大外號叫老狼,所以外界稱為老狼幫。
  
      這個老狼沒啥野心,固守著自己的地盤,不出去惹是生非,跟周邊關系都算不錯。
  
      一直以來,老狼幫跟和宏利算是比較和睦,從來沒發生什么沖突
  
      老狼跟荷蘭辮還算熟悉,兩個人經常有往來,任俠因而派荷蘭辮過去談判。
  
      荷蘭辮急忙問:“咱們這是要吞并老狼幫嗎?”
  
      “是不是吞并容后再說,我不強人所難,就算老狼幫加入和宏利,也要老狼心甘情愿才行。”頓了一下,任俠補充道:“現在是有人把豐東區搞得血雨腥風,隔三差五就要死傷幾個,老狼幫背靠豐東區,做生意也要靠著豐東區,現在這種狀態對他也沒什么好處。”
  
      荷蘭辮點了點頭:“這倒是。”
  
      “老狼手下也有一些人,幫助我們加強安全。”任俠直接作出決定:“我允許老狼幫的人進入豐東區,但他們不能在豐東區插旗,只是幫我們平定局勢。當然,我也不會讓人家白做,該給些好處,我不會吝嗇。”
  
      “沒問題。”荷蘭辮又是點頭:“我會跟老狼談的。”
  
      “那就先這樣。”任俠再次叮囑:“還是那句話,大家進出一定謹慎小心,盡量成幫結伙,避免單獨出行。”
  
      蘇逸辰長嘆了一口氣:“我覺得這事兒還是從長計議。”
  
      任俠似笑非笑:“為什么?”
  
      “任俠你這是引狼入室!”蘇逸辰非常反對:“自己的地盤,讓別的幫派進入,這可是江湖大忌!人家來容易,你想讓人家走,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薛家豪贊同蘇逸辰的態度:“你說是不允許人家插旗,可人家悄悄的在咱們地盤做點什么,比如說盤下兩個店面,你也很難第一時間發現。等到所有這些事了結,你想讓人家開路回家,只怕人家木已成舟,就算你包賠全部經濟損失,人家也未必答應。”
  
      任俠看向荷蘭辮:“你認為呢?”
  
      荷蘭辮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尷尬的笑了笑。
  
      任俠又問:“老狼幫是不是跟我們關系很好。”
  
      “確實很好。”荷蘭辮點了點頭:“這么多年了,大家沒紅過臉。”
  
      薛家豪重重哼了一聲:“越是這樣越要小心。”
  
      任俠饒有興趣的問:“為什么?”
  
      “真正有野心的人往往會把野心掩飾的非常好。”薛家豪憂心忡忡的告訴任俠:“因為你以為他沒有野心,所以你就放松警惕,而他如果認為時機成熟,對你突然下手,你防不勝防。”
  
      蘇逸辰一個勁點頭:“是這個道理,表面看起來老狼是愿意幫忙,實際上到底安了什么心很難說。”
  
      荷蘭辮尷尬的笑了笑:“大家說的都有道理……”
  
      花背榮剛才一直沒說話,這個時候也站出來反對:“咱們和宏利的人已經夠多啦,沒必要再找什么人過來幫忙看場子,就像豪爺說的,請神容易送神難,萬一那個老狼有點啥其他想法怎么辦。”
  
      任俠搖了搖頭:“正因為我們和宏利人多,也就沒必要在乎老狼耍鬼!”
  
      薛家豪非常不解:“既然我們和宏利人多,何必讓老狼過來呢?“
  
      蘇逸辰贊同薛家豪的觀點:“我認為完全沒必要,還是讓老狼在自己地盤待著吧,豐東區不需要任何外人!”
  
      花背榮看向荷蘭辮:“你認為呢?”
  
      三個地區大佬都反對,荷蘭辮沒法直接懟,但又不想違拗任俠的意思,所以非常尷尬:“我聽龍頭的。”
  
      “我們和宏利的情況,差不多被對手了解清楚了,我們的一舉一動都被人家看在眼里……”任俠有自己的一套理由:“老狼不一樣,那邊的人全是生面孔,派過來之后很容易隱藏身份,這樣一來,就可以暗中做很多事。”
  
      “他們能做什么?”薛家豪不住搖頭:“難道在街上巡邏,看到可疑對象,直接抓起來審訊?”
  
      蘇逸辰點頭:“我也覺得他們做不了什么。”
  
      荷蘭辮試探著說了一句:“其實可以把他們當做機動力量,如果有突發狀況,讓他們迅速出動!”
  
      “機動力量?”薛家豪譏諷的一笑:“那也沒必要,指望他們還不如指望條子,咱們警也報了,現在連條子都么得辦法,這幫矮騾子能發揮什么作用?!”
  
      花背榮進一步提出:“老狼能做的,咱們自己人也能做,萬一老狼暗中被對方收買,對咱們的威脅反而更大。”
  
      任俠面色沉了下來:“我是坐館龍頭,是不是我說話不好使了?”
  
      薛家豪急忙要解釋:“不是,我的意思是說……”
  
      “我不管你什么意思。”任俠打斷了薛家豪的話:“我是坐館龍頭,社團重大事項必須由我決定,你們的意見我會參考,但你們說了不算。”
  
      蘇逸辰趕忙道:“大家也只是提出參考意見。”
  
      “可我看你們的態度有點逼供的意思。”任俠很是不滿:“既然我說了不算,這個坐館龍頭我可以讓出來,你們誰有興趣接任?”
  
      任俠這話說的很重,在座的人互相看了看,都不再說什么了。
  
      任俠一攤雙手:“是不是沒人想要接替我?”
  
      荷蘭辮深吸了一口氣:“你才是坐館龍頭。”
  
      “既然你們承認我是坐館龍頭,而且你們也沒打算取代我,那么這里仍然是我做主。”任俠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我決定跟老狼幫合作!”
  
      薛家豪還是不太情愿,不過沒敢說什么,只是撇了撇嘴。
  
      任俠看了一眼薛家豪:“你還是不愿意?”
  
      “從我的江湖經驗出發,這是個糊涂決定。”薛家豪長嘆了一口氣:“但你是坐館龍頭,我服從你的決定,想要合作就合作吧。只不過,將來如果出了什么問題,我薛家豪不負責。”
  
      “我也沒需要你負責。”任俠重重哼了一聲:“決定是我做出的,責任我一個人來負,你們只需要執行我的命令就好!”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