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我是勤行第一人 > 446 酒戰

  倉蕓喝酒時的樣子就像個混不吝,一只腳踩在成箱的老燒刀上,身子前躬,雙眼逼視周棟,充滿了壓迫感。
  嘴角邊噙著淡淡的笑意,倉蕓再次將兩個酒瓶子從手中放下,她的面前已經堆放了足足六個酒瓶,三白三啤灌下肚去,臉上連半點酒意都沒有,沖著周棟一笑:“三十三秒,速度還是慢了些,見笑,見笑?!?br/>  “嗯,是慢了些,要照你這個速度喝下去,這房間里的酒什么時候才能喝光???”
  周棟掃視了一眼倉燕山的這個房間,發現光是六十五度的老燒刀就有足足二十多箱、二十斤裝的花雕還有個五六壇、啤酒更是不計其數,都是塑料膜包裝的京都大綠棒子,就這種綠棒子酒精含量也有十度左右,而且上頭極快,比很多紅酒都坑人。
  瞥了一眼倉蕓,周棟往桌子上擺放了白啤各九瓶:“三倍陪你這一輪,應該是十八瓶沒錯吧?”
  說著就要開喝。
  倉蕓卻是冷笑一聲:“慢,我可沒說要你三倍陪我。
  小朋友,姐姐我三歲就認識酒杯了,從那一天開始,就沒被人讓過酒!
  說到喝酒,從來只有人怕我,沒有人讓過我,
  因為但凡敢讓我的人,有一個算一個,全都住進了醫院,打著吊水還得被護士嫌棄,簡直就是人生陰影!
  你讓我的酒?我沒聽錯吧?”
  “不讓就不讓唄,倉師傅是講究人啊?!?br/>  周棟拿起兩瓶酒灌進肚,接著又打開兩瓶:“倉老哥,這種京都綠棒子很不錯啊,我其實有個建議,這次的國·宴用酒應該加上這種啤酒......
  倉老哥,你是什么時候把酒運進來的,這都能過得了安保?還是說你們酒務組的有特權,安保人員無條件放行?”
  說著笑著,六瓶酒便已經下了肚,跟倉蕓一樣,也是面不改色,連酒嗝兒都沒打一個。
  這會兒先前醉倒的四位釀酒師兼陪酒員也相繼醒了過來,確實都是酒桌上的大魔王,這幫家伙是一個比一個更變·態,雖說剛才喝猛了些沒繃住,可只要給他們些時間,就是比普通人能更快恢復過來。
  四個家伙和倉燕山一樣,一面拿玻璃杯倒了綠棒子慢慢喝著,一面慢悠悠地吃著花生米、豬頭肉什么的,
  這叫‘以酒醒酒’,老酒鬼們都知道,喝多了千萬別躺下,人一旦平躺了,本來不吐也得吐,也不要喝什么醒酒湯,那些玩意兒都是坑爹的;最好用的解酒辦法就是喝點度數低的酒,黃酒啤酒都行,在酒鬼中這有個術語,叫做‘喝多了投一投’。
  五個老酒鬼一面喝著慢酒,一面看周棟跟倉蕓拼酒,
  果然是酒場最怕三種人,后生、女人跟領·導,后者是他敢灌你,你卻不敢灌他,前兩者是一旦開灌基本最后倒的就是你。
  今天可是火星撞上了地球,‘后生’跟‘女人’碰上了,不知最后是你弄倒了我?還是我弄倒了你?
  有戲??!看戲看戲......五個剛才還斗酒斗到眼紅上頭的家伙這會好得能穿一條褲子,同時變身為了吃瓜群眾。
  一人六瓶白酒和啤酒其實不算什么,五個老酒鬼要不是這會兒喝多了,個個都能做到,也就是感覺兩人喝得挺快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可接下來的一幕就他們看傻了眼。
  “小朋友,也是有酒路的人???”
  倉蕓輕輕撥弄了下右耳旁垂下的一縷頭發,四十多的老女人忽然像個小姑娘般輕輕笑起來:“要不換個比法,這樣太慢了?!?br/>  “好啊,我也正有這個想法?!?br/>  周棟此刻是精神百倍,自從擁有了酒神之體,自己就沒試過這樣喝酒,其實不是不能喝,主要是沒有愛喝酒的習慣,今天才知道,喝酒原來是如此快樂的事情,尤其對自己來說等同大補之物!
  以后是不是應該經常喝點?就怕老媽會罵啊。
  “那好,咱們就加點量吧,該黃的了,黃酒論壇,一壇二十斤,每人先來十斤漱漱口?”
  倉蕓語氣淡淡的,仿佛那不是二十斤窖藏了十年的老花雕,而是二十斤高鈣奶一般,就說是高鈣奶也得撐死人??!
  “你是長輩,一切隨你!”周棟淡笑。
  “小子,等你鉆到桌子下面的時候,就知道胡說八道是要付出代價的!”
  倉蕓聞言心中大惱,她可以叫周棟小朋友,周棟卻不可以叫她前輩,這不是變著法兒的說她老嗎?
  豈有此理!見過她的人哪個不夸獎她看著年輕,面容嬌嫩如少女?跟女兒走在商場里,美女銷售員都說她們是兩姐妹呢!這小子居然敢叫她前輩?
  氣鼓鼓的倉蕓直接讓倉燕山聯系后勤組要了兩個不銹鋼臉盆來,后勤組的人還疑惑倉組長這是怎么了,一次要兩個臉盆做什么?賓館里有洗手盆也有浴缸,這東西用不上???
  結果來到一看,傳說中幾個酒場上大魔王級的家伙坐在一堆酒里面,可把后勤組的人給看傻了。
  將不銹鋼臉盆用白酒消過毒后,直接倒了半壇花雕進去,倉蕓也給周棟倒上半盆,雙手捧起臉盆冷聲道:“請吧?!?br/>  周棟點點頭,端起盆往倉蕓手中的臉盆一碰,‘當’!
  眾人全看傻了,倉蕓也看傻了,
  這尼瑪的,這又不是用酒杯,你碰個什么???
  倉蕓憋著氣白了周棟一眼,端起盆‘咚咚咚’就往肚子里灌,同時趁眾人都在看她豪飲,悄悄將右腳上穿著的高跟鞋褪下,將一只晶瑩的玉足伸到了桌子下面。
  她的腳心份外雪白柔嫩,此刻‘涌泉穴’位置更是變得白里透紅,隱隱有水漬緩緩流出,這只腳是酒香四溢,
  不過這會兒房間里到處都是酒的味道,也沒人會發現她的右腳居然帶著酒香,除了周棟之外,也都有了幾分酒意,更是沒人會注意她悄悄脫了高跟鞋。
  周棟也沒留意這些,說到腳,程鈺琪的腳丫怎么也比這個老女人的好看一百倍,他又怎么可能對倉蕓感興趣?
  “我喝完,小朋友,你怎么樣......”
  倉蕓有些得意地將臉盆放下,卻見到周棟正一臉微笑的望著自己,人家面前的臉盆早就空了!
  “不對,這小子肯定也是個天殘地缺、是我的同類,可是他的‘漏門’究竟在哪里?居然不在腳,似乎也不在頭頂?”
  倉蕓的目光悄悄從周棟頭上掃過,見這個小帥哥頭發茂盛、發色漆黑、雖然沒故意做什么頭型,一頭黑發隨意披灑,也是帥氣的不行,頭發沒見濕,額頭也不見汗?
  借著往地上放空酒壇的機會,倉蕓仔細看了看周棟的腳,
  嗯,是一雙叫不出名字卻一看就是地攤貨的旅游鞋,灰色冬襪,齊齊整整的可沒像自己這樣脫了光腳曬腳丫子......這可就奇了怪了,居然也不是從腳心漏的?
  又看看周棟挺拔的前胸和腋窩,可惜這小子的衣服比較厚,他若是從這兩個地方漏酒,一時間還看不到濕痕......若果真是這樣,也不過如此。
  無論男人女人,只要是酒漏子,九成是從頭頂或腳心漏酒,這也是酒漏子中最厲害的兩種人,其中頭頂出酒的速度又要略微慢于腳心。
  另外還有一成是從腋窩和胸前那不可描述的位置漏酒的,雖然也比普通人厲害很多,但是遇到‘天殘’和‘地缺’,那就不夠看了,所以倉蕓發現周棟只是這種酒漏子,立即就放下心來,這小子肯定是喝不過她的。
  “從胸前或腋窩漏酒,哪里比得上我腳底藏乾坤?他能喝得比我還快,應該是青年男子的體質本來就比女人強,再加上他身體的解酒能力也不一般,所以才會有這樣的表現。
  另外也可能是年輕人愛逞強的原因,這樣的人就算酒路子不淺,也經常會輸給真正的酒場高手?!?br/>  倉蕓在心中分析了一番,感覺勝券在握,笑了笑道:“行啊,你喝的還挺快?”
  “呵呵,其實還挺好喝的?!?br/>  此刻周棟的腦海中已經出現了倉蕓的相關信息——‘對手女性,地缺!
  漏酒方式,腳心處。
  以對方解酒和出酒的速度計算,酒量在四十斤左右,不計酒種,如果進入‘狂暴’狀態,可以提升到五十斤?!?br/>  五十斤,倒是也不算少了,簡直可以稱為酒場上恐怖的存在,但還是有酒量限制的???
  周棟微微一笑,酒神之體的特點就是——真正的海量,你拿什么跟我玩兒???
  從酒宴開始到現在,倉蕓也已經喝下了二十多斤酒,而且還是摻著喝的,算起來她的酒量已經過半,應該支撐不了太久了。
  “好喝?那行啊,就讓你喝個夠?!?br/>  倉蕓將已經喝干的不銹鋼臉盆拿起來,用盆底照了下周棟:“這個盆我估計能盛二十斤酒的樣子,這樣吧,一樣樣的喝太麻煩,咱們來個三國演義?”
  “三國演義,聽起來很有意思???”
  周棟一聽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可以???越快越好,時間可不早了,把你灌醉了我好回去煲威信粥,鈺琪估計早就等急了......
  “畢竟還是年輕啊?!?br/>  倉蕓跟周棟打得是一樣的主意,早點把這個小帥哥灌趴下早點回去睡美容覺,現在可都晚上9點了。
  所謂三國演義,就是將白酒、黃酒、啤酒按比例直接兌在一起,這可比什么深水炸彈更為厲害;如果再有紅酒洋酒什么的,這種兌法也可以叫做‘世界大戰’。
  “咚咚咚!”
  不銹鋼盆里面,被倉蕓直接倒進去了十斤老燒刀、五斤黃酒和五瓶綠棒子,那顏色老古怪了,尤其被她輕輕一晃,產生出一種非常詭異的味道來,有點像摻了醋的馬尿......
  “這種喝法新鮮是新鮮,就是味道好像差了些,算了,就這么喝吧?!?br/>  周棟也學著倉蕓的樣子摻好了酒,看了眼已經滿溢的鋼盆道:“還是一次干嗎?”
  這可是二十斤的酒,而且他十分清楚,倉蕓的酒量也差不多到了,自己跟人家一個老女孩子這樣斗酒,實在是有些欺負人,如果倉蕓想要分幾次慢些喝,他也是會同意的。
  老爸說過‘做人留一線、日后好相見’,畢竟都是白案組的,這次國·宴期間要在一起呆十幾天呢,低頭不見抬頭見的。
  他居然不慌?
  倉蕓自己的酒量自己清楚,這二十斤混合的‘三國演義’灌下去,她也就差不多到量了,這小子的酒路只能算是普通一級的,怎么跟自己這個‘極品’斗?
  在她的臺本里,這小子應該早就慌了,會主動要求分兩次或者三次喝下這盆酒,自己也就不為己甚,給他個面子。
  沒想到他卻把選擇的權利給了自己,這是要掌握酒場上的主動權嗎?開玩笑!
  “呵呵,我從開始喝酒的那天起,就沒分開喝過,當然是一次干!”
  說完這話倉蕓就緊緊盯著周棟的眼睛,心說小子,慌了吧?給你個教訓,以后別在人前裝X!
  “哦,這樣啊,也好?!?br/>  周棟抬頭看了看她,眸清如水:“為了表示誠意,這盆酒我先干為敬?!?br/>  “周老弟,不要勉強??!”
  倉燕山一直都在冷眼旁觀,已經看出倉蕓果然是自己最為擔心的‘天殘地缺’,
  這還怎么斗???剛才已經找了幾次機會拼命給周棟使眼色了,可周棟就像是沒有看到一樣,居然是越喝越來勁。
  喝多了?倉燕山都快擔心死了,他是老酒場,見過的酒鬼如過江之鯽,別看周棟這會兒跟沒事兒人一樣,有些人就是這樣的,沒醉前看著跟正常人一樣,臉不紅氣不喘的,可要一旦到了量,那可是翻身就倒,因此酒精中毒也是有的。
  他此刻是萬分后悔,早知道倉蕓是個酒漏子,就不該拉周老弟趟這渾水,萬一周老弟喝出個好歹來,自己可怎么向商老交待?
  “老弟,你盡力了,這盆酒也太多了些,要不就......”
  “咚咚咚!”
  回答他的是周棟痛飲美酒的聲音,不過兩三分鐘時間,周棟將不銹鋼臉盆往桌上一放,長呼一口氣道:“痛快!原來喝酒是這么痛快的事情!”
  我去,這話說的,好像你之前都沒喝過一樣,大家都是老油條,你裝什么裝???
  無比震驚的倉燕山等人心中同時冒出這句話來,可不就是嗎,你一場下來五十斤酒下肚了,說出的話卻像個酒場初哥一般,這不是欺負人麼......
  倉燕山仔細看了看周棟的臉色,感覺還是不怎么放心,又湊近了看他的眼睛,發現沒什么問題才微微松口氣:“老弟,沒感覺哪里不舒服吧?”
  王姓釀酒師等四人也是上上下下盯著周棟看,今天算是知道強中更有強中手了,算之前喝的,周棟可是實打實喝下去五十斤酒,比倉蕓都得多十斤,
  他們這些有著七八斤、十幾斤酒量的人忽然看到一場酒喝下五十斤的‘大?!?,就跟普通人看到他們這些老酒鬼的感覺是一樣的。
  這什么肚子啊,怎么喝了這么多酒也不見鼓?明明是幾十斤下肚,就算是水也得有地方盛放???可周棟還是蜂腰猿臂一副迷死天下女人的絕佳身材,硬是連小腹都沒怎么見漲。
  倉蕓面色大變,這二十斤‘三國演義’她也能喝下去,但是絕對不會如此輕松,可這小子卻是一副輕描淡寫的表情,這怎么可能!
  還沒開始漏酒?
  死死盯著周棟的胸口,這可真是太奇怪了,喝了這么多,還不見濕?不可能是腋窩漏,那速度太慢肯定是胸口那個不可描述的位置,衣服再厚也該見濕痕了???莫非這小子里面纏了尿不濕?
  不可能,就沒聽說過有這種型號的尿不濕!
  周棟被她看得有些毛了,忍不住道:“倉師傅,該您了吧?”
  “哦,對,是該我了?!?br/>  倉蕓也覺不妥,臉上微微一紅,端起不銹鋼盆開始往下灌。
  比起先前痛飲的速度,這次卻是慢了許多,不過倉蕓也是硬氣,嘴始終沒有離開盆沿,慢是慢了些,卻也是一口氣喝的,這盆酒用了大概十分鐘時間才被她喝下肚去,放下盆本想說兩句,卻覺酒氣上涌,忍不住打了個酒嗝,同時那張從酒宴開始就沒變過色的臉也迅速變了顏色。
  倉蕓變臉的速度就像是川劇中的變臉一樣,刷一下紅到了脖頸,同時眼神也開始變得迷離。
  “蕓姑,差不多了,今天就到這里吧......”
  王姓釀酒師用駭然的目光看了看周棟,真是有些怕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倉蕓喝到臉紅,這小子莫非是酒桶轉世,怎么這么能喝呢?
  “是啊,就到這里吧,王師傅,你帶倉師傅回去好好休息,今天看來是多了,這都怪我?!?br/>  周棟也有些自責,俗話說好男不跟女斗,何況人家都四十多了,自己都該叫聲阿姨的......
  本來都是好意,卻沒想到倉蕓竟然惱了,一巴掌撥開老王,怒道:“誰說我喝多了?我還能喝!
  小朋友,你是不是怕了?怕了......你說話!”
  倉燕山等人都是搖頭,大家都是老油條,這分明是醉的不輕啊,不過也是佩服,倉蕓也是四十斤酒下肚,居然也沒見肚子怎么鼓,體型在中老年婦女中那還是拔了尖兒的。
  “再來!小朋友,讓你知道知道什么是喝酒!你讓開,給我酒!”
  也不知她是哪里來的力氣,一把推開老王,搶了兩瓶老燒白,在桌邊直接磕開塞進了嘴里,居然又玩了個雙的。
  “呃!小朋友你......耍賴!你怎么......怎么不喝?”
  倉蕓手指周棟,忽然哈哈大笑:“輸了吧?男人大......丈夫,輸了,輸了你就得認,我的要求,你的要同意一個,今天我的就放過你!”
  周棟一聽完了,話都不會說了,只能順著她道:“行行行,倉師傅,我同意你的要......”
  話音未落,就見倉蕓一頭撲了上來,當真是靜如處子動如脫兔,雙手扯住他的衣領,往左右狠狠一拉。
  “我就要看看,你的‘漏點’,在哪里,我的.....我的還就不信了!”
  “撕啦!”
  外衣內衣同時被扯破,周棟只覺胸口一片清涼。
  倉燕山都看傻眼了,天啊,我的老天爺??!周老弟,我對不起你!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