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梁武帝的天下大同 > 第三百九十二章:柔然汗國與魏國的變數

第三百九十二章:柔然汗國與魏國的變數

深夜,獨孤信獨自一人步履蹣跚走進了大帳。
  
  “獨孤大人???你有什么事情嗎?”柔然國相問道。
  
  “你們柔然汗國真的要和梁國聯合嗎?”獨孤信問道。
  
  “是??!”柔然國相說。
  
  “你們若是與梁國聯合。那么,咱們魏國的百萬雄師就會兵臨城下,殺掉你們的男女,劫掠你們的牛羊!”獨孤信吼道。
  
  “盡管來好了!怕的是,等你們的大軍還在半路。梁國的北伐大軍就已經攻克洛陽了!”柔然國相說。
  
  “真的嗎?你們柔然汗國未免也太高看梁國島夷蕭衍的蝦兵蟹將了吧?”獨孤信說。
  
  “魏國的大軍也沒有你說的那么強悍!況且我們柔然汗國與你們魏國交鋒百年,你們魏國也是敗多勝少??!”柔然國相嘲諷道。
  
  “你們柔然汗國是要對咱們魏國宣戰嗎?”獨孤信問道。
  
  “是又如何呢?”柔然國相吼道。
  
  “既然,你們已經決定了!那咱們戰場上見吧!”獨孤信吼道。
  
  “那又如何呢?放馬過來吧!”柔然國相吼道。
  
  “好!你不要后悔??!”獨孤信轉身離去了!
  
  第二天,柔然可汗召見國相。
  
  “孤王聽說,魏國特使獨孤信一行人居然被你氣走了!雖然,孤王打算和魏國斷交。但是,也不必如此激怒他??!萬一,他回去以后在胡太后面前詆毀咱們柔然汗國,導致魏國大軍壓境。那可就不好了??!魏國畢竟有百萬雄師??!”柔然可汗擔憂道。
  
  “可汗殿下想多了。魏國沒有這個想法入侵柔然。魏國如今非常腐敗,恐怕軍費都湊不齊!如何攻打我國呢?”柔然國相說。
  
  “湊不齊?湊不齊,魏國派個十萬人也夠咱們柔然喝一壺的!”柔然可汗擔憂道。
  
  “魏國不要說十萬人了,一萬人都調動不了。上回,魏國宰相張彝的兒子被士兵群毆致死,居然沒有得到任何說法!這樣的國家怎么可能有實力攻打咱們呢?魏國就要大亂了。咱們就看著梁國北伐魏國吧!”柔然國相頗為得意道!
  
  “你就這么肯定魏國打不過梁國嗎?”柔然可汗笑道。
  
  他心想:魏國的軍力遠遠超過梁國??!梁國只有江南的蠻夷之地??!怎么可能是擁有中原沃野千里的魏國的對手呢?
  
  “魏國軍力雖然比梁國強大。但是,如今魏國的吏治非常腐敗。根本不是梁國的對手!”柔然國相說。
  
  “孤王還是覺得貿然與魏國斷交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柔然可汗擔憂道。
  
  再說魏國那邊的情況。
  
  胡太后聽說柔然汗國居然與梁國聯合了,頓時怒不可遏!
  
  她對楊白花說:“獨孤信都是干什么吃的?都是廢物??!居然讓柔然汗國和梁國島夷聯合了?他們若是南北夾擊,后果不堪設想??!”
  
  胡太后的眼神里透著恐懼!
  
  “放心。太后娘娘。柔然汗國與梁國聯合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柔然汗國絕對不可能真的全心全意與梁國島夷聯合的?!睏畎谆ǚ治龅?。
  
  “哀家怎么覺得這些話不是你能夠說出來的呢?莫非是獨孤信教你說的嗎?”胡太后怒道。
  
  “是??!其實這不過是獨孤信的障眼法罷了。獨孤信的目的是讓柔然汗國的間諜得以暴露出來!然后把他們一網打盡!”楊白花笑道。
  
  “這樣??!莫非,獨孤信早就有對策了嗎?”胡太后恍然大悟道。
  
  “是??!這只是獨孤信計劃的第一步??!”楊白花說。
  
  “那么第二步是什么呢?”胡太后問道。
  
  “第二步自然就是鏟除柔然汗國的梁國間諜了!”楊白花說。
  
  再說柔然汗國那邊。
  
  “國相,你為何如此支持梁國呢?孤王就搞不懂了。你到底是哪國的國相???”柔然可汗詫異道。
  
  “我是柔然汗國的國相。但是為了咱們柔然的國家安全。我不得不讓可汗殿下聯合梁國!”柔然國相氣憤道。
  
  “說實話,孤王一直懷疑你是梁國島夷的間諜。直到今天,孤王才肯定了這個猜想!”柔然可汗說。
  
  “梁國人才是正統??!”柔然國相說。
  
  “正統與否,與咱們柔然汗國無關!現在需要的是維護柔然汗國的利益!而且你早就收了陳慶之的厚禮了!是不是???”柔然可汗問道。
  
  柔然國相嚇得直哆嗦了!
  
  他心想:可汗殿下真是神通廣大??!什么都知道??!
  
  怎么辦呢?
  
  “是??!但是,微臣也不過是見財起意??!”柔然國相說。
  
  “見財起意,那你還把柔然汗國的情報賣給了陳慶之?你分明就是梁國的臥底??!”柔然可汗怒道。
  
  “我不是臥底??!我是冤枉的??!”柔然國相狡辯道。
  
  “是嗎?孤王早就調查了你的資料。你是梁國人。你混到草原就是為了執行任務?!比崛豢珊拐f。
  
  “既然可汗殿下什么都知道了。我只求一死了!”柔然國相說。
  
  “放心,只要你說出你的同黨。孤王可以免你一死?!比崛豢珊拐f。
  
  “可汗殿下,您還是殺了我吧!我非常希望可以一死!”柔然國相乞求道。
  
  他心想:若是現在不死,只怕會連累更多的伙伴??!
  
  柔然國相咬了一下衣領的毒藥,瞬間臉色發黑,當即一命嗚呼了!
  
  “國相!國相!國相……”柔然可汗哭道。
  
  他心想:你為何要自盡呢?孤王也沒有打算殺了你??!
  
  就在這時,獨孤信走了出來。
  
  “獨孤信,你不是回魏國了嗎?”柔然可汗吃驚道。
  
  “我怎么舍得回去呢?再說了,可汗殿下的麻煩還有很多呢!我現在回去了,誰來幫助您呢?”獨孤信問道。
  
  “莫非你早就知道咱們國相是梁國奸細?”柔然可汗問道。
  
  “是??!我早就知道了!我的目的就是讓他原形畢露!”獨孤信說。
  
  “原形畢露,可是也不必讓他死??!”柔然可汗哭道。
  
  “可汗殿下。你是不知道他有多么下作??!他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甚至將柔然汗國的軍事機密賣給了陳慶之!”獨孤信說。
  
  “什么?有這么嚴重嗎?”柔然可汗詫異道。
  
  “有。他為了榮華富貴,完全就是賣主求榮??!咱們怎么可以姑息他呢?”獨孤信分析道。
  
  “也是,不過家丑不可外揚。還是厚葬柔然國相吧!對外宣稱是國相積勞成疾,不幸去世了!國相的父母妻兒,孤王會好好照顧他們的!”柔然可汗哭道。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