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帶著人工智能闖異界 > 第二十一章,送東西的人來啦

第二十一章,送東西的人來啦


  自己打造的裝備出“賣”不利,小琊卻是沒有表示什么,依舊的像什么也沒有發生一樣坐在惠旁邊看書,只是惠聽旁邊“嘩啦啦啦啦”翻書的聲音,卻是莫名的感覺她“看”書的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呢。
  不過想來她心里大概也不舒服,這樣子,倒是像個孩子一樣,想到這里,惠又想起了前世,從自己很小的主時候小琊就作為一個隨身助手陪在在身邊了,隨著惠的一點點成長,一點點變強,小琊也被無數實力不同的科學家進行強化,伴著惠一點點變強,直到惠達到人生頂點,小琊也成為了組成全宇宙統一使用人工智能-賢者的三個分人工智能之一。
  “算起來,小琊的年紀也得有一千歲了,但是開啟人性系統卻是還只有幾個月,還是個孩子啊?!被菀贿呧贿呣D過身來,看著小琊認真的樣子,微微一笑,伸手對著小琊的小腦袋一頓揉,原本就不是很整齊的頭發被他弄的亂糟糟,直到小琊轉過頭一臉疑惑的看著他,惠又狠狠得揉了幾下,這才開口說道:
  “你現在才剛剛開始,還沒有名氣,沒有人知道你,更沒聽說過什么彩虹之銜尾蛇,而一個裝備,還是符文裝備,那定然是不便宜的,與其花錢買一個質量沒有保證的東西,卻是就不如買一個有名氣的,這就是品牌效應,我感覺應該也是煉器紋章出現的原因。你這才一個沒有買出去,連失敗都算不上,怎么就氣餒了?”
  說到這里,小琊點了點頭,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說道:“嗯,反正,學習煉器也只是為了幫惠把中央帝國的科技造物制作出來,賣不出去沒有關系的?!?br/>  聞言,雖然小琊臉上的表情沒有改變,因為本來就沒有表情,但是惠感覺她心情應該是好多了,當下又轉過身去,現在一時也沒有人來光顧,惠就隨手把之前少年扔下的那個刻有“彩虹之銜尾蛇”的大斧提了起來,對著那個小琊的煉器紋章——彩虹之銜尾蛇瞧了起來。
  本來惠感覺偶爾亮一下五彩好庸俗,再一仔細觀瞧,發現這個煉器紋章上發出的光卻是沒有自己想像的那么簡單,這個煉器紋章,射出的可不是光,而是電磁波,難怪是隔好長時間亮一下,而且還只亮那么一瞬間。
  光這一層,就足以看出小琊在這個煉器紋章上花的工夫,惠微微一笑,看來她是真正的喜歡上了煉器了,用幾乎是手工業時代的技術造出有序放射電磁波的小東西,還是在三天內,說是小琊現在這個呆呆傻傻的樣子想出來的,惠可是完全不信的,肯定是運用了那一部分用來演算科技的計算力。
  不過既然她喜歡,惠也不去點破,本來讓她全力計算科技惠就感覺非常對不起她,奈何現情況只能犧牲一下她,她這樣偶爾偷下懶惠也是很樂意看到的。想到自從給她開啟了人性系統,她可是一刻也沒有閑下來的在說話,在蹦蹦跳跳,在歡笑,但是自從自己讓她把計算力用在演算上,她卻是連做表情的計算力都用在演算上了,也是難為她了。
  再看煉器紋章的樣式,也是讓惠一陣感嘆,小琊的創造力不愧是世界級的,這個紋章,從遠處看,被設計成了一個橫放的“8”字,卻是數學里“無限”的意思,細看時,卻是一個小小的蛇,嘴里銜著自己的尾巴,彩虹之銜尾蛇的彩虹是因為它一閃而逝的赤橙黃綠藍靛紫,銜尾蛇卻是就是它的形狀了。
  在很多神話傳說里,蛇都是神明一樣的動物,而銜尾蛇,卻是又是象征了轉生與不死的存在。
  手輕輕撫摸著小琊的煉器紋章,惠輕輕笑了起來:“轉生、不死。這個紋章,倒是挺符合我們現在的情況?!?br/>  正這樣想著又一個顧客上門了,雖然惠是在擺小攤沒有門。
  惠當下也是放下了手中的大斧,笑容滿面的看著來人,那人卻是不理惠,徑直走向了旁邊那一大盒的獸魂晶石。
  惠定睛一看,這個新顧客可是非常怪異了,全身裹在袍子里,好像生怕這市集上有人認出了她。不過雖然裹在袍子里,惠卻是一眼就看出她是個女人,為什么呢,因為她這個袍子卻是破破爛爛的,露出了里面穿著的短衫,看短衫的樣式,卻是個女式短衫。
  惠第一個想法是莫非這個人是真諦,看她現在這個樣子可是遇到了什么危險啊,再定睛仔細一看,卻發現并不是真諦,這個女孩看身高有一米五多,應該得有十七八歲了,可比真諦那十二三歲的身高高了不知道多少了。
  她在那一盒子獸魂晶石里翻找了一陣,卻是沒有找到稱心的,當下也是長長得嘆了一口氣,喃喃道:
  “啊啊啊,怎么三階的火屬性獸魂晶石這么難找!”
  看她這個樣子,倒是一點兒也沒有把惠放在眼里,不過惠也不生氣,他年輕的外表里可是一個一千五百多歲的老頭的靈魂,自然不會為這等小事那怕皺一下眉。
  聽她的口音,似是不是白薔薇城的人,再想想她找三階獸魂晶石卻是在這市集上而不是去專門的獵人公會,就知道她是個外來人,多半是見這是是個市場就過來了?;輩s是想瞧瞧她究竟是什么人,倒是不想讓她就這么離去了,于是他說道:
  “你是在找三階的火屬性獸魂晶石嗎?”
  他故意把語氣說得很緩慢,卻是如天神一般,又像是成名的大能對晚輩說話一樣,這一招前世的時候用來對付那些科學水平發展的不是很高的種族屢試不爽,當下故技重施,卻是在另一個世界了,想到這里,惠心中又是一陣悵然。
  “是啊,小弟弟你知道在那里能夠找得到嗎?”
  聞言,惠卻是微笑道:“遠在天邊......
  看到她慍怒的眼神,惠輕輕吐出下面的話:
  “近在,
  眼前?!?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