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帶著人工智能闖異界 > 第三十三章,激斗

第三十三章,激斗


  “虎毛大人,速速出手,助我們擒下此女!”
  虎毛聽到這聲音,兇狠可怖的臉上虎臉上露出人性化的不屑的表情,它低沉的吼了一斷時間,然后一聲可怕的吼聲從它的虎嘴里付出。
  一霎時,一個大大的空氣沖擊波便向著天上打斗的幾人刮了過去,見此,真諦也是一聲嬌叱,也是一個空氣沖擊波出現,向著虎毛的方向刮去。不過,相對與虎毛的空氣波,真諦的這個,卻是小了太多,大概只是想抵消掉虎飛的攻擊吧。
  但是,在兩個沖擊波碰撞的那一剎那,真諦的聲波卻是穿過了虎飛的,然后狠狠得打在虎毛身上。
  硬接了下真諦的攻擊,虎毛卻是沒有絲毫受傷的樣子,連虎毛都沒有動一下,卻是個真正的毛都沒有掉一根了。
  再看那沖擊波,在經過那些圍攻真諦的人的時候,那放松的人們卻是盡皆被掃中,然后一下子失去全部力量,很欺慘的掉了下來。
  虎毛旁邊的那只狐貍翻譯也錚錚將虎毛那一吼中所代表的內容說了出來,他說話語氣都是在模仿虎毛,話說得很有居高臨下和憤憤不平的感覺:
  “一群人欺負一個小女孩,算什么英雄。都給老子滾!”
  這群人被一個翻譯罵,卻是沒有人敢多說什么,他們都知道這個狐貍是虎毛在人類星球嘴巴的代表。
  魔獸除了一些比較特殊的種族,大部分是沒有口說人言的能力是,畢竟它們的喉嚨結構與人類天差地別,再怎么學習,再怎么智慧也發不出人類的聲音,所以它們大多雇傭人類翻譯,或是用一些喉嚨結構與人類差不多,亦或者就是像狐貍這樣的,有與人類溝通能力的魔獸來作為翻譯。
  狐貍本身也是有著媲美人類黃金級的實力,如果不是它的實力,它可能早就被殺了,也只有這只實力超群的狐貍,才能才有信心擔任虎毛的翻譯。
  虎毛一句話,轟走了那圍攻真諦的幾人,一個人對付真諦,但是面對它,真諦臉上的戲謔卻是消失了,這是這個可怕的女孩在惠的面前第一次露出認真的表情。
  虎毛吼間傳出野獸所獨有的示威性的低吼聲,渾身肌肉繃得緊緊的,身上的一根根虎毛也炸立起來,這些虎毛看上去軟軟的,但是這些虎毛都是可以輕易扎穿鋼板的。
  真諦也從空中緩緩落了下來,她需要用地面進行借力。
  從惠的方向看去,一只十米多長三米多高的大老虎,對上一個看上去十風左右的小女孩,這場景可以說是十分可怕了。
  嗷嗚!
  虎毛一聲吼叫,身體猛得騰了起來,一下子向著真諦撲了過去,以惠的目力,甚至看不清虎毛的動作,只見它向著真諦撲了上去。
  真諦也不甘示弱,也是沖了過去,下一秒,真諦就與它纏斗到了一起。
  在惠看來古怪的是,惠用靈能探測到的虎飛身上的能量強度特別高,但是用身體去感受虎毛的靈子風,他身上卻是只能感受到很輕微的靈子風,而虎飛與真諦的戰斗,也沒有之前真諦與那幾個黃金級的人戰斗放出的能量和對周圍環境的摧殘大。
  一彈指的時間,真諦與不知道交手了多少次,惠突然恨自己沒有強化視力的如恩文,這時,旁邊的光之子好像是察覺到了惠看不清前面的戰斗,輕輕念誦了一個咒語,惠眼里突然出現了一個如恩文。
  惠感覺自己的動態視力一下子變得強大至極,世界上其它的東西在惠的眼里好像倒放上千倍一樣,視力也提升了許多,惠甚至能夠看到旁邊樹葉上的一個細胞誕生的全過程?;覊m被空氣分子撞擊所產生的運動也清晰可見
  之前看不清楚的真諦與虎毛的戰斗讓看得清楚了起來,不過速度仍舊是很快,不過也只是像是開了二倍速的一樣,倒是不是像之前完全看不清了。
  這個時候,真諦與虎毛的戰斗之兇險才被惠看在眼里,一個失誤就會死亡,一個發力不到位就會被咬下一只手或腳來,惠不知道真諦這一個小女孩在這種情況下是怎么保持不緊張的,如果換成惠,他自然也可以做到如此冷靜,但是這冷靜卻是他經歷了無數歲月,見識過無數殺戮與死亡才訓練出來的。真諦這冷靜,又是怎么出來的呢?
  突然,虎毛一個破綻,真諦連忙跟上,一抬手,扣住虎飛的下巴,卻是將那一只超過真諦身體得有二十倍的虎毛給按倒在地。
  而且是按著脖子按倒在地。
  在場的人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清真諦與虎毛的戰斗,但是待到真諦將虎毛按到地上的那一刻,她們兩個的動作停了下來,眾人卻是全都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果連虎毛都敗在她的手下,那這個妖女的實力是有多強?還是她是已經到了半神等級的歸隱之人?
  之前圍攻真諦的幾人不禁淌下了幾滴冷汗,她之前還是保留實力了,如果她一開始就顯露這種能力,那他們估計早就成了尸體了。
  而且從始至現在真諦還沒有散發出那怕一絲靈子風出來,這根本就不科學,不可能有人使用能力而不發出靈子風,這是世界的鐵律,而現在,這個鐵律被真諦打破了。眾人心里再次堅定了真諦是半神的想法。
  但是下一刻,還沒等真諦有進一步的動作,虎毛一個抓撓,正按著虎飛的真諦沒有手去阻止,只能連忙后退,但是晚了,真諦退到安全距離之后,再一看自己,身上一道深可見骨的爪痕正在緩緩修復,但是虎毛爪子上殘留的能量卻是讓這修復進行的很慢,真諦仿照惠的做法,用靈能將血管連接上,再把肉強行按到一起。
  這個時候,真諦已經意識到虎毛那個失誤只是一個虛招,再抬頭時,虎毛已經到了近前,真諦咬了咬嘴唇,腳尖輕點,連忙向著后面退去。
  虎毛卻是不繞人,也是行動如雷霆一般得向著真諦追了過去。
  見此真諦,一咬牙,嬌喝道:
  “既然這樣,就給你點厲害的,看招了!”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