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帶著人工智能闖異界 > 第一百八十八章,愛情破滅了

第一百八十八章,愛情破滅了


  惠看著炎峰狂這扭捏的樣子,心里不禁好笑,這是發生了什么,讓原本一個寡言少語,連表情都很少做的武癡少年,變成了現在的樣子?
  他自然是不知道炎峰狂被他打敗之后內心發生的那奇怪的變化,他笑了笑,靈能一下子放出去,沿著周圍探測了一圈,確認炎峰狂沒有被跟蹤,周圍也確實是沒有其他人之后,才對著炎峰狂說道:
  “我今天找您來,是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向你確認一下,而且,這個事非常的隱秘,我不想讓其他人知道,所以我才專門把地點放在了我的住處,我這里布置了專門的如恩矩陣,可以確保不會有人知道?!?br/>  “???非常隱私的事?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甚至是,在房間里布置了如恩矩陣?”
  炎峰狂的臉,一下子又紅了起來,她不會是想,不會是想?不過,也不用到專門布置如恩矩陣這個層次吧?也是她可能也是一個很羞澀的人呢。
  旋即炎峰狂的頭又抬了起來,臉上回歸了他之前那安靜冷漠的樣子。
  哈哈,我就說嘛,我這么優秀,雖然自己是不能說出來,但是在同齡人之中,要說誰最優秀,那就是我了嘛,美女愛英雄,這也是人之常情嘛。
  惠不知道炎峰狂心里的直男想法,更不知道眼前這個男人把他當成了女人愛上了他,惠意念一動,靈術-控物術直接拉著炎峰狂進了惠的房間。
  “先進屋說吧?!?br/>  “啊,好?!毖追蹇駴]有拒絕,也是大步走進了惠的房子,一進屋,炎峰狂也是一愣。
  怎么還有這么多人?
  他看著之前就已經見過的胡琦菲等人,心里一下子就亂了,不過,長時間形成的修養還在,炎峰狂臉上的變化不大,他看著胡琦菲等人問道:
  “卡汀爾小姐,他們是……”
  聞言,惠也是愣住了。
  炎峰狂見惠也是愣住了,心里更亂了,我,我是不是做錯事?這,他們,在常理上是應該在這里的?是我的處世經驗不足嗎?
  “卡汀爾,呃,小姐?”惠試探得問道。
  李傳誨那邊一下子爆出一陣大笑,一看時,卻是兔子在大笑,已經是在沙發上打滾了。
  炎峰狂看著這只說人話的兔子,感覺非常的窘迫,他突然發現,他除了惠的戰斗力以外,對惠的交際,惠的性格,一無所知。
  “兔子!”惠喝停了兔子,他看著炎峰狂的樣子,此刻,這個一個冷漠的少年低著頭,成了這一個不大的房間里最窘迫的一個了。
  “呃,您覺得,我是男的還是女的?”惠用靈術-控物把炎峰狂的臉掰過來看著自己,接著問道。
  聽到惠的問題,炎峰狂一下子又愣住了,他的手指輕輕抬起來,指著惠的臉。
  她的發型,好像確實是男人的發型,而且,他身上的衣服,好像也是男人的款式,只是在這么一張傾世級別的臉上,無論是什么樣的發型與衣服都無法掩蓋她的美麗,甚至是讓她有一種中性的美感。
  看著他的樣子,惠長嘆了一口氣,這臉啊,真的是,給他添了多少麻煩與誤解啊,他指著自己的脖子說道:
  “雖然我還小,發育得還不是特別好,但是我也是有喉結的啊?!?br/>  炎峰狂循聲過去,看著惠的脖子,確實,一個小小的突起在那里。
  他長嘆了一口氣,這么多年來,一直以武為伴,好不容易喜歡上一個人,還是個男人?
  炎峰狂再次苦笑了起來,自己這是不是,修煉多了,導致心里修煉得變態了啊。
  “呃,抱歉,卡汀爾,嗯,先生,找我來,是有什么事嗎?”
  惠看著他的表情,也是笑了笑,他倒是不知道炎峰狂來之前,還有現在,炎峰狂的心里掀起過多少驚濤駭浪,他看著炎峰狂的表情,感覺只是又一個認錯他性別的人。
  胡琦菲聽著炎峰狂的問題,看著他,輕輕開口問道:“你跟風豪,是什么關系?嗯,是他教你的嗎?”
  一聽胡琦菲的話,炎峰狂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他看著胡琦菲,,左右一掃周圍,四個人,還有一只會說話的兔子,不好辦啊,手習慣性的往后一摸,卻是發現自己身上沒有帶慣用的長槍。而且,重傷未愈,現在的炎峰狂,跟一個普通人沒有什么區別。雖然不知道面前的這些人都是什么等級,但是可以肯定他們都是修煉者,真的打起來,他絕不是這些人的對手。
  身上腎上腺素一下子大量分泌,他看了一眼惠,嘴里喘著粗氣,這個人,是看出了自己跟師傅有關系,之前的戰斗,特地試探自己的嗎?
  他看著一下子因為他的動作也是激動起來了的胡琦菲等人,嘴巴一張,就要直接咬斷自己的舌頭,即使死了,也不能暴露師傅!
  惠的靈能在他張嘴的一剎那就發現了他的意圖,他條件反射的,靈能一下子出去,一下子就將沒有沒有力量的炎峰狂禁錮住。
  “你瘋了!”
  胡琦菲掃了一眼惠,鼻子動了動,沒有靈子風?不愧是那個女人的兒子,會的東西,就是多,沒有靈子風,顛覆了整個世界的修煉觀啊。
  不過,他也沒有說出來,他看了一眼李傳誨,李傳誨也是在激動炎峰狂的突然動作,卻是沒有注意到惠的這一手竟然是沒有靈子風的。
  胡琦菲看著炎峰狂,輕輕說道:“孩子,先不要激動,我們,不是敵人。要是想拷問你,有什么舌頭根本不重要啊,孩子,有靈魂就夠了,所以,你不要再傷害自己了?!?br/>  炎峰狂看著胡琦菲,眼睛里沒有絲毫動搖的意思,他師傅跟他說過,只要是認識他的,就決不能讓人知道他在哪里。
  炎峰狂現在恨透了自己,做什么啊,先裝不知道不就成了,先走了,再趕緊告訴師傅,沒有想到,因為自己之后心情的大起大落,一見到事情之后,卻是一下子沒有了平時的判斷力了。
  胡琦菲看著炎峰狂這個樣子,長嘆了一口氣,心里有喜有悲。
  喜的,是自己終于是找到陳風豪的下落了,而且,他應該還活著,悲的,是看眼前這個少年的樣子,好像,不大會告訴他們陳風豪的消息啊。大概把他們看成是劉純志的人啊,看他現在這個激動的樣子,要想讓這個炎峰狂相信自己,有點兒難度啊。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