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帶著人工智能闖異界 > 第二百三十七章,說你惹禍精你還不自知

第二百三十七章,說你惹禍精你還不自知


  惠左眼的如恩文-靈泉如恩過載用到了極致,在惠的整個左眼已經是散出像一個巨大的紅色光翼一樣的閃電了。
  愷撒看著惠的動作,有一些吃驚,見過布置如恩矩陣的,沒見過這么布置的,這是什么詭異的布置方法?
  一行人還在狂奔,卻是離著那八個白銀境的人越來越近了,惠一聲輕喝,他們的身影一下子消失了。
  傳送如恩矩陣,布置成功了。
  旋即他們的身影在他們的前方,也就是那八個人的身后出現,那八個人馬上感受到了惠一行人身上的靈子,他們卻是獰笑了起來,為首那一人說道:
  “呵呵,原來你們是這么想得啊,很抱歉,讓你失望了呢?!?br/>  說著他馬上又掏出一個陣盤出來,正要啟動之時,卻是聽見惠也是沖著他說道:
  “呵呵,你這么想也就錯了,讓你失望了呢?!?br/>  惠虛弱的呵呵笑著,他們的腳下,再次出現一個如恩矩陣,白光一閃,他們馬上到了一個更遠的地方。
  然后再閃,再閃。
  足足閃了有六次,早在第二次閃爍,愣在原地的八個人就已經是完全看不到惠一行人的任何的影子了,六七次之后,惠一行人才停止了閃爍。
  “一口氣布置六個傳送如恩矩陣,而且還是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你真是個天才?!奔影倭姓f道。
  惠沖著她長嘆一聲,然后一下子倒在了愷撒的身上。
  愷撒連忙架住惠,卻是發現惠的左眼已經是腫得像一個大肉丸子一樣了,而且是熟透了的,讓他肚子微微有點兒餓了。
  惠的眼睛已經是睜不開了,他用靈能確定加百列的位置,現在加百列已經不隱藏自己了,惠終于是能夠用靈能確定她的位置了。
  自從掌握了靈能以來,一千多年來惠一直把靈能當成自己真正的眼睛,而遇到加百列之后,這個真正的眼睛不好用了,只有肉眼能用的感覺讓他非常的不舒服,現在終于是沒有那種別扭的感覺了。
  惠對著加百列,虛弱的說道:“我,我,我想打死你,你,你沒有本事就不要撐??!一開始我們如果不驚動他們就這么跑了的話,那兒還有這么多的事兒,我,我也不會變成這個樣子了!”
  加百列看著惠,卻是呵呵呵呵又笑了起來,說道:“那樣,我們趕路的速度就會慢上不少啊”
  “你!你是在開玩笑嗎?趕路的速度快是快了,我的眼??!這幾天都不能用了?!?br/>  “你不是還有右眼能用嘛,不過你這么一說確實是有點兒意思?!奔影倭幸幌伦颖牡搅嘶莸拿媲?,看著惠腫起來了的眼睛,她還伸出手去戳了戳。
  “疼??!你干什么!”
  “哇,這么有意思的啊,在短時間內將如恩文的能力提高幾倍甚至是幾十倍,但是在之前要付出相應的后遺癥嗎?這倒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能力哎?!?br/>  加百列又戳了戳惠的眼睛:“快教我,快教我?!?br/>  “我殺了你這個惹禍精!”
  加百列一下子跳了開去,不過,惠喊了一聲,見她不在對自己的眼睛“動刑”了,也沒有了別的動作,同時布置六個如恩矩陣,而且是在那么緊急的情況下,惠的消耗也是非常的大,
  他一般非常討厭讓自己陷入這種消耗過多的境地,但是現在情況特殊,只能如此,而這個特殊情況是眼前這惹禍精女人招惹來的,這真的是讓他氣不大一處來。
  更讓人生氣的是,人家還不自知,還一幅無動于衷的樣子。
  “嗯,下面去哪兒???”經了惠這么一吼,加百列也是收斂點兒了,她小心的問道。
  惠長嘆一聲,閉上了眼睛,說道:
  “我不管了,我已經消耗過度了,聽愷撒的吧?!?br/>  “???”愷撒也是一愣,他們這才剛剛認識不到一天,他這就這么相信自己了?
  愷撒的心里,惠的地位一下子上升到了非常高的地方,才認識不到一天就如此的相信自己的人,值得自己為之傾覆肝膽。
  其實,這是惠用出來的小小的帝王心術,他也知道愷撒不會傷害自己,他沒有立場,而且,還有加百列呢,這一個實力莫測的人很明顯是沖著自己來的,惠相信,她即使是真的只有青銅境,憑她表現出來的種種能力,她也有能力保證惠不死。
  所以說,惠其實是白嫖了一個巨大的人情。
  愷撒卻是不這么想,他把惠交給等在旁邊的小琊,清了清嗓子說道:“先給,呃,惠療傷吧,看看可以去哪兒?”
  聽他這么一說,加百列也是好像是很認真的看了看周圍,她指著一個炊煙說道:“哇,那邊有鎮子吧,我們去哪兒吧,這兒晚上很冷的哎?!?br/>  愷撒循著她的目光看了過去,點了點頭說道:“嗯,就去哪兒吧?!?br/>  小琊看了看這個鎮子,又看了看加百列,然后,她的左手,變成了早臂。
  即使是惠信得過愷撒,她卻是信不得,而且,她對加百列,不知道為什么,有一股子莫名的討厭。
  能讓小琊一個人工智能生出討厭的感覺,加百列估計也可以驕傲了。
  加百列還真的注意到了小琊的變化,她看了一眼小琊,笑道:“哇,小妹妹你這手是怎么了???好可怕啊?!?br/>  愷撒的眉頭微微皺了皺,加百列的語氣,好像是有點兒怪異。
  說不出的怪異,好像是有點兒極深的厭惡,還有點兒害怕,又有點兒自嘲,然后還帶著幾分看戲的感覺。
  這是什么意思?
  惠也是聽出了加百列語氣的不對,他的心里,一下子轉起了無數個念頭。
  她難道知道一些什么?關于兔子,關于吞噬這個神秘的種族?
  惠用靈能“看”了一下兔子,發現兔子一幅面無表情的樣子,不過,這才是能真正的看出來,加百列的話,對兔子的沖擊很大。
  “你知道什么?”
  惠決定直接問。
  加百列看著他,惠用唯一能用的右眼盯著加百列,用盡全力的向她傳遞“認真”的表情。
  過了一會兒,加百列看了一眼小琊,呵呵笑道:
  “我能知道什么???我剛剛不是問小琊的嘛?!?br/>  惠的眉頭又皺了起來,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