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我有進化天賦 > 第六十二章 渡河血戰

第六十二章 渡河血戰


  “是嗎?”
  戈木耳心中還是有些不安,先鋒軍的覆滅給了他很不好的陰霾,越是說沒有人支援陳牧之,他反而心里越加擔心。
  想到這里,他再次下令道:“加派斥候繼續探查四周,一有情況立刻來報,我到要看看到底有沒有伏兵潛藏。”
  “老祖,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他把話剛說完,突然一個渾身染血的武將沖進了大帳。
  戈木耳面色一變,這人是負責押運糧草的將領,此時他渾身染血,一看就是情況不妙。
  “老祖,末將愧對老祖。”
  “怎么回事,糧草呢?”戈木耳有些面色難堪的問道。
  那渾身染血的武將哭爹喊娘:“老祖,末將運送糧草的途中,遭到了數千黑甲鐵騎的劫掠。”
  “他們個個都是七八階的精銳啊,我們三千運送糧草的好男兒一個照面就潰敗了,幾乎被他們斬殺殆盡。”
  “就連末將,都是拼死才殺出來,撿的回了一條命。”
  “你說什么?”
  先是先鋒軍全局覆滅,現在糧草又被劫掠一空,接連的打擊讓他難以接受。
  聽到糧草被劫,其余的眾將領慌亂起來,鮮卑大軍南下都是為了劫掠糧草的,哪里會帶著大批糧草南下。
  如今糧草被劫,對于他們是極大的打擊,作為游牧民族,他們有些難以置信對方居然敢孤軍深入截斷糧草。
  “這可如何是好,我軍的糧草現在只夠五日只用。”
  “現今只有兩條路可走,要么攻下清河縣,我們就再也不缺糧草。要么立刻退兵,否則再這樣耗下去就會死路一條啊。”
  “廢物東西,連糧草都守不住。”
  “老祖,您快做決定吧,究竟是戰是退?”
  “都給我閉嘴。”眼看吵成一團的眾將領,心煩意亂的戈木耳忍不住一拍桌子。
  空氣寂靜下來,戈木耳在主座上沉默了良久,這才聲音低沉的開口。
  “退,你們說怎么退?”
  “我們戈丘部負責進攻牽制蒼北郡,這是候部尊者大人親自制定下的大計。”
  “我們一旦貿然退兵,蒼北郡大軍轉而支援蒼東郡,那么候部怪罪下來,神通尊者之怒,你們承受的起嗎?”
  戈木耳面色陰沉,有句話他沒說,要是他連清河縣都沒見到,也沒有遭受重大損失和被包圍的危機,三十萬精銳就被區區兩萬人嚇走的話,那么候部的尊者絕對會親手撕了他。
  要么打要么走,既然不能走,那就只能打,此時的戈木耳被逼的只能走這條路。
  就算真的遭受到陰謀,撞得頭破血流損失慘重,那么撤退的話,也有理由向鮮卑候部交代。
  想到這里,一向用兵謹慎地戈木耳也只能做好決定了。
  “既然要打,那么未免夜長夢多,我們就要抓緊時機,一股做氣擊潰對面兩萬精銳。”
  下定決心的戈木耳立刻雷厲風行,然后開始下達進攻命令。
  “青河水僅僅寬度僅僅數十丈,而且并不算特別深,水流也不算特別急,以我們的浮橋,搭出來之后是能載大軍過河的。”
  “抽調所有煉體七重以上的武者,還有所有后天武者一起直接越過青河,快速占領河岸。”
  “戈丘沙,你帶兵五萬從左翼待命。戈隆爾,你帶五萬人馬在右翼待命。”
  “大營留守兩萬,余下十五萬大軍聽我指揮,準備正面突破。”
  戈木耳慎重的說著:“一旦抽調的精銳跟對方在河岸血戰,那么立刻搭建浮橋,快速渡河。”
  “諾。”
  確定好作戰細節,戈丘部快速行動起來。
  接近三十萬鐵騎快速向著青河靠近過來,更有八千多煉體后期武者仗著武力超凡,不惜消耗大量內力,一口氣踏水越過數十丈寬的青河,攻上了清河對岸。
  面對強渡青河的戈丘部大軍,陳牧之組織大軍以逸待勞,又安排射日強弓以弓箭射之。
  射日強弓這樣的精銳弓箭手不僅準確度極高,還擁有可怕的數千斤力道。這樣可怕的力道之下,哪怕是后天武者不閃避,或者消耗大量真氣去擋的話,也可能會被一擊斃命。
  八千強渡青河的戈丘部精銳因為在水面不好借力閃避,很快損失慘重。
  好在青河不寬,僅僅不到一分鐘,戈丘部精銳就越過了青河。
  不過戈木耳面色并不好看,雖然他們很快就越過了青河,但是這短短幾十個呼吸之間,這把八千精銳竟然損失了接近三千人。
  “所有人,立刻搭浮橋,準備沖過去。”
  “是。”
  隨著戈木耳一聲令下,呼延部大軍快速搭建浮橋。
  另一邊陳牧之帶著兩萬人快速夾擊呼延部精銳,仗著優勢兵力的陳牧之手下精銳痛打落水狗。
  可憐呼延部的精銳為了站穩河灘,還只能在河岸上跟陳牧之大軍硬鋼不退。
  面對無數冷箭和陳牧之麾下大軍的夾擊,他們傷亡速度驚人的可怕。
  有不少后天武者奮力殺敵,想力挽狂瀾打開局面,可惜陳牧之帶著黑甲鐵騎沖鋒而過,愣是將他們打蒙了。
  因為這一萬黑甲鐵騎之中,足足有三千多是戰力比煉體九重還要強大的可怕精銳。
  這種裝備了頂尖裝備的煉體巔峰鐵騎只要十人,就能對抗一位普通后天初期武者。
  當上萬黑甲鐵騎的沖鋒,縱然后天武者強大的武力也如同大海中的小船,隨時都會傾覆。
  有幾位半步先天的武者爆發出極致的戰力,想要逆天翻盤,可惜陳牧之手段更加鐵血。
  黑龍長槍貫穿虛空,短短不足十招,陣斬兩尊半部先天武者。
  也就在這短短片刻之間,戈丘部架起了十幾座浮橋,一擁而上過來了上萬騎兵。
  “哼!”
  眼看對方沖過來的人越來越多,陳牧之躍上蒼穹,手中黑龍戰槍猛地一擊刺出。
  “雷霆萬鈞。”
  霎時間,萬道雷霆淹沒蒼穹,陳牧之施展消耗極大的大招,可怕的萬道雷霆從天而降。
  無窮無盡的光和熱席卷四方,萬道雷霆愣是將十幾座浮橋打斷,就連上面的數千武者都掉入了青河中,死傷慘重。
  “孽障!”
  眼看浮雕被打斷,渡河的士兵損失慘重,戈木耳再也坐不住了。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