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木葉之開局輪回眼 > 52、古武士

52、古武士


  “看樣子鐵之國也就只有漬面了,拉面在這些地方確實不太常見呢。”
  光太郎帶著菖蒲來到街上晃悠,可惜也沒有什么好轉的地方,只能找找拉面店。
  現在來到的這家店是一個很簡陋的地方,不仔細看里面的菜單,甚至不知道這里還有漬面賣。
  看起來就像一個中式的客棧,一張張的桌子擺的方方正正,一群大漢在談笑風生,倒是沒有濃重的汗臭味。
  眼前的一切讓光太郎有些緬懷了,離家遙遠到穿越了時空,看到這有些印象的風格也是忍不住要感受一番,所幸空氣中沒有大漢的氣息。
  “菖蒲,試一試這個漬面吧,我上次任務的時候倒是吃了,雖然不怎么樣,但也是拉面旅行啊。”
  聽到光太郎的話,菖蒲就有些狐疑地看了看漬面,然后小心翼翼地挑起了一根面,往醬里面蘸了蘸。
  好似慢動作回放一般,菖蒲拿著筷子緩緩地將面條送入口中,剛吃到嘴里,倒是眼前一亮。
  “好吃,不過剛才醬蘸的多了一點,當然比起拉面還是差了一點。”
  菖蒲連忙喝了一大口水,然后用大拇指和食指來形容一點是多么小的差距。
  光太郎原本還不是很想吃這個漬面,畢竟是感受過了味道,確實不怎么樣,如今看到菖蒲這樣夸贊,倒是有些躍躍欲試了。
  直接吃了一大口,光太郎發現了差別,之前的漬面的面不是太好,所以影響了口感,實際比起來還是和拉面不相上下的。
  “確實還行,上次呆的地方有些偏僻,所以面的材質不是很好,讓我覺得漬面有些一般。”
  “這里再怎么說也是鐵之國國都了,怎么會差成那樣,這里的食物可是頂尖的。”
  菖蒲給了光太郎一個白眼,都怪光太郎說的,讓她那樣出丑了,不過還是裝作不在意的教訓起光太郎來。
  “這里還真是亂哄哄的,也不知道那些人在說些什么,一直這么大聲嚷嚷,每次來這種地方,就讓人覺得奇怪。”
  聽到菖蒲的抱怨,光太郎心中一動,說不定可以聽到一些有趣的事情呢。
  “菖蒲,保持心靜,聽一下他們說些什么有趣的事情。”
  雖然覺得這樣有些不好,但八卦的心可是每個人都有的,而且這樣也不算偷聽,他們都大聲嚷嚷出來了。
  就在這時,隔壁離了兩桌的客人拍了拍桌子,一邊高興地喝著酒。
  “說起來三船將軍可真是厲害,我們武士國雖說差了他們忍者一些,但三船將軍偏偏就是讓忍者們不敢進犯。”
  旁邊的人搖搖頭,“這哪是三船將軍的功勞,咱們武士傳承久遠,又豈是他們忍者可以隨便欺負的。”
  拍桌的客人不但不生氣,反而眼前一亮的拍了拍另一位的肩膀,“你這說法倒是新奇,不過仔細想來也是,三船將軍再厲害又能護我們多久,還是我們傳承下來的武士道最為重要。”
  另一桌的一個渾身帶著黑衣的人陰森笑了起來,“兩個只會吹噓的人,誰不知道如今的武士早已不同,修煉和忍者一樣的查克拉,根本不能被稱為古武士。”
  那兩人原本還是高高興興喝著酒,現在蹭的一下站了起來,握緊了拳頭,甚至發出了咔嗒嗒的指節響。
  “怎么,說出了這真相,你們還想對付我不成,有本事就去當個像模像樣的武士,只會在著耍嘴皮子就不要總想著動手。”
  那兩人也是有些羞愧,他們確實只能在這吹噓一下,真的要動手也是兩敗俱傷的王八拳打法,緩緩地松開了拳頭,做了下去,悶不作聲地喝起酒來。
  那一身黑衣的倒是不怎么盡興,接著嚷嚷道:“想那些古武士,才是真正的武士,刀在手中,一招一式都是簡單卻直接的劈、砍、抽、插,還不是把敵人給打的落花流水。”
  喝了口酒,嘆息著搖搖頭,“現在的武士倒是追求些查克拉,都是些忍者傳過來的本事,看起來拿刀在手,其實心里卻根本沒刀。”
  另外一桌的一個衣著不凡的年輕人有些聽不下去了,“朋友,這世道在變化,若不是世道在催促著,武士又怎么會知道要改變。忍者強盛了,確實是強盛了,又有什么好感嘆的,我們如今變了也能和他們匹敵,就說明武士在發展著。”
  頓了頓,喝了杯酒,“若是照你所說,還是古武士那樣,面對忍者我們也只能當逃兵了。
  當然可能會有人能發揮出古武士的威力,但我們的國家需要考慮的是整個武士群體,要是為了一點私愿就把武士道給停下發展,對我們這些平民也就是天大的災難了。”
  黑衣人有些羞愧,畢竟眼前這人能說會道,根本不是他能對付的。那個先前拍桌的漢子倒是有些興奮了起來,畢竟來了個高人。
  但也沒有太過沖動,也是明白了自己不過是只能吹噓一下的酒鬼,這種事情不好摻和。
  “這位小兄弟儀表堂堂,一看就不是凡人,說的也是有理,我們這些酒鬼也就吹吹牛,今天小兄弟給我們講講這天下大事如何。”
  拍桌子的那位沉默著,他旁邊的倒是說了起來,畢竟看出來了,會在這談話的多多少少有些吹噓的意思,自己捧他一下說不定能夠聽些沒聽過的趣事。
  那男子倒是拿出折扇一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樣子,“我也不過一個普通人,這些也是自己想想,哪里知道什么大事。”
  說完就直接走了,倒是一副不屑與這些酒鬼為伍的模樣。
  光太郎看著這人,若有所思,因為這剛離去的男人,樣貌上有些大名的感覺,或許會是大名的其他幾個兒子之一。
  “這家伙一看就是一個公子哥,好好的酒樓不去,偏偏喜歡到我們這種小地方來吹噓一下。倒是不知是不是落魄了,來了這里還想要裝一下文人風氣。”
  那個先前拍桌的大漢,看那公子哥走了才大聲嚷嚷著,畢竟一直憋屈著也不行,不嘲諷一下實在不舒服。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