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病嬌毒妃狠絕色 > 一八二、有那么美嗎?傾國傾城

一八二、有那么美嗎?傾國傾城

    激動驚喜的呼喊聲此起彼伏。
  
      為首的唐景仁抬手示意大家別吵,現場頓時安靜下來。
  
      “我們一起去未免勝之不武,誰想先過去試一試?”他問。
  
      出來的人紛紛舉起手,“唐兄,我去!”
  
      “我去!”
  
      唐景仁看了眼舉手的人,“要不蘇向晚先去,大家覺得如何?”
  
      蘇向晚主攻陣法,在學院里水平居中,打頭陣倒是很合適。
  
      “同意,就蘇向晚?!?br/>  
      蘇向晚向眾人一抱拳,向青衣小童走動。
  
      所有學生自動讓出一條路。
  
      蘇向陽激動地跑到蘇向晚身邊,“大姐,不是說沒空不來嗎?”
  
      蘇向晚微微一笑,眉宇間盡是自信,“雄獅向來不會理會獵狗的狂吠,若是覺得煩了,一巴掌拍死就是?!?br/>  
      霸氣!蘇向陽崇拜地看著自家堂姐,心想自己什么時候能這么厲害就好了。
  
      到時候那個葉銘,哼,他就可以一巴掌拍死他!
  
      青衣小童聽到這話,切了一聲,“誰是雄師,誰是獵狗,這可說不定?!?br/>  
      蘇向晚自是不會跟一個小孩子計較,她微笑問道:“一百兩,連破三陣,得一千兩是嗎?”
  
      “沒錯?!?br/>  
      “看在你們遠道而來的份上,若我贏了拿回這一百兩就成?!?br/>  
      “蘇學姐好樣的!”四周響起熱烈的掌聲。
  
      瞧,這就是氣度,咱們太中學院的氣度!
  
      豈是你這不知哪里跑出來的野小子能比的?
  
      面對那些嘲諷的眼光,青衣小童面不改色,“說什么都是廢話,贏了再說吧?!?br/>  
      他伸出手,“一百兩一次?!?br/>  
      蘇向陽哪敢讓蘇向晚出,連忙將自己僅剩的一百兩銀票拿出來。
  
      青衣小童收了銀票,做了個請的手勢。
  
      “謝謝?!?br/>  
      蘇向晚道了聲謝后,走到陣前。
  
      皺著眉微微看了一會,很快展開。
  
      “這陣外表看著向十方陣,實則并不是普通的十方陣,里面暗含了另外兩個陣法?!彼溃骸叭羰菍⑺敵善胀ǖ氖疥?,自然是破不了的?!?br/>  
      哇,蘇學姐好厲害!新生們頓時星星眼。
  
      “我開始破陣了?!?br/>  
      蘇向晚說完后,徑直走入陣中,眾人只見她不知怎么走了幾步,居然就從陣中走出來了。
  
      輕松得像是在后花園逛了幾步。
  
      新生們目瞪口呆。
  
      他們花了三天時間,試了無數次,最多不過走了三分之一,可蘇向晚,進去不過幾息,隨隨便便就走出來了!
  
      厲害!好厲害!
  
      潮水般的掌聲響起,蘇向晚早已習慣。
  
      對于不懂陣法的人來說,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實則,只要稍微學過,便知眼前的陣并沒有那么神奇。
  
      新生們狂熱不減,手掌都拍紅了。
  
      “渺妹妹,你說這位蘇學姐,會不會連破三陣?”薛子瑤小聲問。
  
      葉渺勾了勾唇角,“很快就知道了?!?br/>  
      “這位小朋友,第二陣在哪里?”蘇向晚左右看了看,不見第二陣,出聲詢問。
  
      “都先轉過去?!鼻嘁滦⊥溃骸拔規煾狄獢[陣?!?br/>  
      什么嘛,居然都沒擺好?
  
      蘇向晚溫和道:“那我們等你?!?br/>  
      她說著帶頭轉過去,其他人就算心有好奇,為了在師姐面前留下好印象,都老實地轉過去。
  
      連喬方子都沒有半點小動作。
  
      不過一刻鐘,“好啦,都轉過來吧?!?br/>  
      這么快?蘇向陽有些愕然。
  
      待所有人一轉身,立馬有人嚷嚷開了。
  
      “什么嘛,這跟剛才那個陣有什么不同?”
  
      “你懂破陣?”青衣小童斜眼看他。
  
      “不懂?!?br/>  
      “不懂瞎嚷嚷什么?”青衣小童道:“我師傅又不是傻子,擺個一模一樣的,讓你們白賺一千兩嗎?”
  
      本來有疑問的其他人聽到這話,不由收回疑問。
  
      是啊,誰都不傻!
  
      那人梗著脖子,“你們賺了那么多,不過是吐一千兩出來,有什么難的?”
  
      咦,這話也對!只要有超過十個不懂的人來玩,就算輸了一局,對方也是穩賺不賠!
  
      這一想,怎么感覺這個局,是針對他們新生的啊1
  
      蘇向晚看著陣又皺起眉頭。
  
      蘇向陽見狀,朝那人吼了一聲,“別吵!”
  
      四周頓時安靜下來。
  
      同青衣小童互嗆的那人,挑釁地看著青衣小童,心想等破了第二陣,再跟你算帳!
  
      既然陣形看起來差不多,應該也不難解,眾人期待地看向蘇向晚,等著她再下一城。
  
      哪知蘇向晚足足看了一刻多鐘,還沒入陣。
  
      青衣小童提醒道:“破陣是有時辰限制的。不然你要是研究三天三夜,我和師傅還陪你三天三夜不成?”
  
      蘇向陽怒瞪他一眼。
  
      蘇向晚點頭道:“知道了。進陣后多長時間?”
  
      “兩刻鐘?!?br/>  
      說長不長,說短不短。
  
      “那我入陣了?!?br/>  
      新生們一聽蘇向晚要入陣,個個都打起精神,期待再現上一陣的神奇。
  
      然而蘇向晚入陣后,跟他們新生入第一陣一樣,竟是走了兩步便站在原地不動,或折返重走,或是寸步難行。
  
      兩刻鐘后,蘇向晚僅僅只是走了幾步遠。
  
      青衣小童領著蘇向晚出來后,新生們不由面露失望之色。
  
      蘇向晚顧不上多說,對著青衣小童道:“請稍等?!?br/>  
      說完走向在鳥林里站著的唐景仁等人。
  
      這邊唐景仁等人雖然沒看到那邊的情形,但之前掌聲如雷,現在沒有半點聲音,便猜到蘇向晚闖陣失敗了。
  
      個個心中震驚不已,要知道蘇向晚可是過了闖關陣塔七關的人,難道那白衣老者布的陣,竟然同闖關陣塔第八關一樣厲害?
  
      “那陣有些邪門,我需要大家的幫助?!碧K向晚也不廢話,直明來意。
  
      唐景仁吃了一驚,看向同窗們,立馬又有幾人舉手表示愿意一試。
  
      他想了想,點了其中兩人,“你們兩個和蘇向晚一起去?!?br/>  
      青衣小童見走來三人,問道:“是一起,還是分開?先說好了,要是三人一起,一人一百,但若過了關,三人合計一千!”
  
      哪有人跟他計較這些,蘇向晚直接給了三百兩銀子,和另外兩人低聲商量了一會后,進入陣中。
  
      “這次應該能破陣了吧?”薛子瑤緊張地抓住葉渺的手。
  
      其他人心中亦是如此想。
  
      這次應該會破了。
  
      “等會就知道了?!比~渺道。
  
      入陣后三人按照之前商量的,分別向三個不同方位走去。
  
      每走幾步便退回商量一會,這樣一來一去的,等兩刻鐘過后,居然走了大半。
  
      按這樣的情形,再多一刻鐘,三人大有機會破陣,但可惜時間到了,青衣小童將三人領出來了。
  
      圍觀的新生們紛紛大道可惜,蘇向晚一字沒說,直接拿出三百兩,“再來一次?!?br/>  
      “不好意思?!鼻嘁滦⊥瘍墒忠粩?,“時辰不早了,小人和師傅該回去了?!?br/>  
      蘇向晚不解地看了看斜掛在半空中的太陽。
  
      蘇向陽走近解釋,“大姐,他們住在青州城,來回時間長?!?br/>  
      原來這樣!蘇向晚點點頭,有些遺憾道:“明天還來嗎?”
  
      眼看陣破了一大半,還差一點點就能破了,結果突然要結束等一宿,這擱誰都難受!
  
      “來,當然來?!?br/>  
      “明天不會還要漲價吧?”有人問。
  
      隔一天漲十倍,明天要是漲到一千,那也太嚇人了。
  
      “師傅說了,明天最后一天,不漲價?!鼻嘁滦⊥ξ溃骸安还獠粷q價,如果連續三次破不了陣,師傅會給出破陣之法。不過得到破陣之法前,要先答應師傅一個條件?!?br/>  
      “什么條件?”
  
      “在明天我們下午離開之前,破陣之法不可外借?!?br/>  
      說白了就是想多圈點錢唄!那人不以為然。
  
      “要是舍不是花三百兩銀子買,那就等到后天向別人借?!鼻嘁滦⊥溃骸安贿^到時候別人肯不肯借,可就不好說了?!?br/>  
      這倒是,一個奧妙的陣法,自然越少人知道pòjiě之法越好。
  
      這對師徒,看似什么都說得明明白白,坦坦蕩蕩,實則是算計人心的高手。
  
      偏偏明知被算計了,還會全力往里跳。
  
      ——
  
      梅林旁的小院子,自皇家學院的入學試后,今天第一次打開了。
  
      經過的人好奇不已,“孟公子出來了?”
  
      “不會是為了鳥林外那對師徒的陣法,特意出來的吧?”
  
      “我打賭,絕不是?!币蝗藟旱吐曇粜?,“忘了葉三小姐來了?”
  
      “這只是謠傳吧?”
  
      “嘿嘿,那是你沒見過葉三小姐,過兩年絕對是個傾國傾城的美人兒?!?br/>  
      “真有那么美?”
  
      “不信我帶你去瞧瞧?!?br/>  
      兩人說著走遠,不一會,一道修長如竹的身影從暗處走出來。
  
      有那么美嗎?傾國傾城?
  
      少年瞇著眉想了一會,意外發現,那張臉他居然記得格外清晰。
  
      特別是那雙眼,黑亮得如寶石,三分冷傲三分涼薄,深不見底。
  
      看他時帶著幾分怒意,黑眸發著光,亮晶晶的,像除夕皇宮上宮綻放的煙火。
  
      耀眼璀璨得讓人移不開眼...
  
      孟悠然甩甩頭,怎么又想些亂七糟的東西了?
  
      他只是在院子里待久了,出來透透氣而已。
  
      失笑著轉過身,眼角余光卻精準地捕捉到不遠處走過來的纖細身影。
  
      腳,就這樣定在那了。
  
      “孟公子?!庇腥藲g喜又柔柔地喊了一聲。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