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網 > 病嬌毒妃狠絕色 > 二四四、二哥哥!程世子要你以身相許!

二四四、二哥哥!程世子要你以身相許!

    流暢優美的線條,雪白的肌膚
  
      “葉銘,我找到鐲子了!”
  
      薛子瑤一聲歡呼,將葉銘從某種幻像中拉回來。
  
      只見她歡快地跑回葉銘身邊,已然是將剛才的矛盾忘得一干二凈。
  
      “瞧,葉銘,我的鐲子好看嗎?”
  
      薛子瑤獻寶似的伸出手腕,白玉鐲在她白若凝脂的手腕間晃蕩,對吸引不了葉銘的注意力。
  
      葉銘不動聲色地移開眼,心中“丑死了”三個字忍著沒說出來。
  
      女人真是奇怪的生物,他想。
  
      前一秒還恨不得撓死他,抓得他手背都出血了,下一秒,又仿佛什么事都沒發生過,對著他言笑晏晏。
  
      不過現在這樣,總比剛才劍弩拔張的好。
  
      葉銘看了眼葉海等人所在,淡淡道:“走吧?!?br/>  
      “好啊,我們去找渺妹妹和表哥?!毖ψ蝇幍?。
  
      至此眼睛無法從手上的鐲子移開,生怕一不小心又弄丟了。
  
      兩人回來的時候,葉渺幾個正鋪了布在地上,坐在上面休息吃東西。
  
      “喵喵,你吃的這個叫什么?”葉渺拿起一個三明治正要咬下去,后方探過來一個腦袋,動作親昵又自然。
  
      溫熱的氣息侵略著她的感官,葉渺偏開頭。
  
      “這個叫”話沒說完,手中的三明治少了三分之一。
  
      葉渺扭頭,清澈的眸子,靜靜看著程爍,一言不發。
  
      “我手受傷了?!背虪q三下兩下將口中的三明治咽下去,語氣相當理直氣壯,“可我餓了,所以你得喂我?!?br/>  
      “你傷的是左手?!比~渺靜靜指出。
  
      還只是一個半根手指頭,連血都沒怎么流的小傷口。
  
      “右手剛才拎著你二哥哥,現在使不上勁?!?br/>  
      程爍說完,又將腦袋伸過來,將葉渺手里的三明治咬掉三分之一。
  
      “好吃!”他瞇起眼。
  
      三明治桃花給葉銘三個少年一人準備了三個,給她和薛子瑤一人準備了兩個。
  
      葉渺將自己剩下的另一個,連同手里的三分之一個往程爍手里一塞,“都給你吃?!?br/>  
      她站起來,居高臨下看著他,“還想吃什么?”
  
      想吃什么都給他,只要別再煩她!
  
      看著葉渺沒有表情的小臉,程爍咀嚼的速度慢了下來,嘴里美味的食物突然失去了味道。
  
      小姑娘,好像又生氣了。
  
      他往地上一躺,右手枕在后腦勺,星眸瞇著看向蔚藍天空,懶洋洋道:“不用了?!?br/>  
      葉渺便轉過頭拿了塊鹵肉出來吃。
  
      “表哥,你還沒走???”薛子瑤回來看到躺在地上的程爍,好奇問道。
  
      “嗯?!背虪q懶懶應了她一聲。
  
      薛子瑤便坐到他身邊,看他正在吃三明治,問道:“好吃嗎?”
  
      “挺好吃的?!?br/>  
      兩人隨意說著話,那邊葉渺一聲低呼,“大哥哥,你手怎么啦?”
  
      薛子瑤不由抬頭望去,恰好葉銘抬起手看了一眼幾道抓痕明顯的手背,淡淡道:“沒什么,被幾塊尖銳的石頭劃傷了?!?br/>  
      “傷得有點重,我幫你包扎一下?!比~渺道。
  
      薛子瑤有些心虛,摸了摸袖間,那里秋桐給她放了藥。
  
      遲疑了一下,薛子瑤站起來拿著藥走過去,“渺妹妹,我這里有藥?!?br/>  
      說這話的時候,她沒敢看葉銘的眼睛。
  
      不過心里卻有些忐忑,萬一葉銘拒絕了,她好沒面子的。
  
      “謝謝你薛子瑤?!?br/>  
      當葉渺接過藥后,薛子瑤松了口氣,眸光不由看向葉銘。
  
      葉銘不知怎的,恰好也看向她,兩人目光相撞,又都若無其事地移開。
  
      薛子瑤突然有些手足無措,“我過去陪表哥了?!?br/>  
      葉渺正低頭小心的給葉銘上著藥,聞言頭也沒抬,“好?!?br/>  
      薛子瑤有些不自地往回走,回到程爍身邊后也沒再說話,目光時不時往葉渺那邊瞟。
  
      躺在地上的程爍也沒說話,目光也是時不時往葉渺那邊瞟。
  
      不過神奇的是,兩人都沒發現對方在看什么。
  
      下山之后,孟悠然走快兩步,走到葉渺身邊,“葉三小姐,我有話想單獨與你說?!?br/>  
      與她并行走著的薛子瑤識趣挪開,還沖葉渺眨眼睛,“渺妹妹,我到前面等你?!?br/>  
      后面的程爍:我懷疑你是個假表妹,可是我沒有證據!
  
      “葉三小姐”
  
      “孟公子,你剛才說什么來著?男女授受不親,你現在這算什么?”懶洋洋又囂張的聲音從后面響起?;毛F帝國
  
      孟悠然很想無視,但程爍不是那種想無視就能無視的人。
  
      更不是那種想甩開就能甩開的人。
  
      自剛才程爍出現后,孟悠然就有預感,他想說的話,今天只怕是說不成了。
  
      結果,果然如此。
  
      不過他給他添堵,他怎么會讓他好過呢?
  
      要難過,大家一起難過才對嘛。
  
      孟悠然轉過身,對著程爍露出溫和的笑容,“程世子,上次的答案,可還滿意?”
  
      程爍囂張的眉眼沉了沉。
  
      孟悠然笑得越發溫和,意味深長道:“看來程世子和我一樣,都需要繼續努力?!?br/>  
      就算你厚著臉皮喊她小名又怎樣?
  
      現在的你和我,有什么區別呢?
  
      都不在她的選擇范圍內。
  
      孟悠然對著葉渺一拱手,云淡風清,“葉三小姐,我先告辭了,下次再見?!?br/>  
      說完,從容轉身,青衣涓涓,翩然而去。
  
      程爍看著那遠去的背影,半瞇著的眸子露出危險的光芒。
  
      “喵喵,古語有云,救命之恩,該以身相許!”他漫不經心道。
  
      葉渺瞥他一眼,張嘴喊:“二哥哥!程世子要你以身唔”
  
      程爍捂住她的嘴,俊美的臉寸寸碎裂。
  
      “算你狠!”他惡狠狠道。
  
      ——
  
      后方,兩道身影剛剛下山。
  
      “葉五小姐,你為什么不跟你幾個哥哥姐姐一起?”南宮銳不解道。
  
      和程爍一起來的南宮銳,并不知道程爍是來找葉渺的,所以很早就和程爍分開去找葉梨。
  
      看到葉梨獨自一人,雖然正合他心意,但南宮銳還是忍不住出聲詢問。
  
      葉梨微微垂下頭,小巧的面上露出兩分難過和為難,“小王爺,您別問了?!?br/>  
      南宮銳頓時明白過來。
  
      他雖然是獨子,但生在皇家,哪會不懂那些同族子弟姐妹間的明爭暗斗?
  
      葉梨這個模樣,分明是被排擠了!
  
      一般來說,同族間男子很少會排擠女子。
  
      那么排擠葉梨的人,分明就是那個大房的葉渺無疑了!
  
      南宮銳看著前方的身影,眸色陰沉。
  
      ——
  
      秦先生果然如孟悠然所猜測的那般,第二天就迫不急待地將葉渺喊去。
  
      廢話也不說,直接道:“葉渺,老夫想收你為學生,你愿意嗎?”
  
      已經被看猜了,再辯解什么都是多余。
  
      葉渺想也不想地拒絕,“對不起秦先生,學生不能答應,先生要是想收學生,不如收下您曾經提過的葉梨?!?br/>  
      秦先生千算萬算,萬萬沒想到葉渺會拒絕,還推薦別人。
  
      “為什么?”
  
      葉渺猶豫了一下,“明年公試前,學生都不想拜師?!?br/>  
      秦先生很遺憾,不過他能看出,葉渺并不是在隨便敷衍他。
  
      “如果我收了葉梨,明年公試后,你愿意做老夫的學生嗎?”
  
      葉渺想了想,“學生不能保證,但學生可以考慮?!?br/>  
      可以考慮,那就是有機會了。
  
      秦先生從沒想到有一天,他會為了一個愿意考慮做他學生的學生,而生出欣慰的心情。
  
      要知道向來只有他挑選學生的份啊,什么時候輪到過學生挑他?
  
      “那就這么說定了?!鼻叵壬?。
  
      葉渺道:“關于學生懂陣法的事情,還請先生暫時保密?!?br/>  
      秦先生應下了。
  
      葉渺走后,秦先生立馬讓人喊來葉梨。
  
      “學生葉梨,見過先生?!比~梨忐忑不安的行禮,也不知秦先生突然找她是為什么事。
  
      是因為上次她陣法只考了九分嗎?然后覺得她資質不夠,所以不想教她嗎?
  
      正惴惴不安時,突上首的秦先生道:“葉梨,從明天開始,以后每月你抽四天出來,到老夫這里學習陣法?!?br/>  
      這就是要收她為學生了!
  
      葉梨欣喜若狂,“是,先生!”
  
      “葉梨,第一次私試的陣圖,你有請教過別人嗎?”秦先生隨口問道。
  
      既然已經知道了葉渺是為難孟悠然的人,秦先生覺得作為葉梨的堂姐,葉渺私下教葉梨再正常不過。絕品公子混花都
  
      包括喬方子這次陣法十分,葉銘九分,薛子瑤八分,葉海七分,秦先生一點不覺奇怪。
  
      不過他奇怪的是,葉梨這次似乎并沒有得到指點,所以才這么隨口一問。
  
      “沒有,都是學生自己琢磨的?!?br/>  
      秦先生:
  
      他看了眼葉梨,淡淡道:“先去學堂吧?!?br/>  
      “是,先生?!?br/>  
      葉梨走后,秦先生微不可見的皺了下眉頭。
  
      這葉渺同學陣法雖然天賦異稟,但洞悉人心方面,似乎差了點。
  
      離開秦先生處的葉梨,整個人都快飄起來了。
  
      她不知道秦先生為何突然決定真正收她為學生,想來想去,就想到了淳華公主南宮蓮身上。
  
      一定是公主,一定是公主!
  
      葉梨心里只覺一股暖流淌過。
  
      從小到大,她都沒有被人如此珍視過。
  
      范知秋說讓她想辦法讓公主收為義女,她何嘗不想?她比任何人都想!
  
      要是有一個出身這么高貴,又對她這么溫柔的阿娘,她簡直愿意折壽十年!
  
      葉梨在心里興奮地想著這次休沐回去后,她一定要好好多謝公主,向她表達她最誠摯的感謝!
  
      ——
  
      兩天后,潘上人果然被緊急召回去。
  
      一直關注著此事的喬方子,在潘上人走后的第二天收到消息。
  
      “潘上人在回去的途中從馬上摔下來,摔斷了左腿?!眴谭阶拥?。
  
      此時葉渺幾人正坐在一起用午膳。
  
      薛子瑤嘴里塞著紅燒肉,含糊不清道:“罪有應得!不過只是摔斷左腿,實在太便宜他了!”
  
      “薛子瑤不用擔心便宜了他,以后有他受的?!?br/>  
      喬方子道:“我讓阿爹打壓潘氏商行,逼著潘氏商行將他從族中除名,沒了家族庇佑,以后潘上人會過得連狗都不如?!?br/>  
      薛子瑤不由豎起大拇指,“喬方子你牛啊,沒想到你喬家這么厲害!不過你爹就這么聽你的?”
  
      “我讓河大哥跟我爹說,潘上人嫉妒我,要推我下山害死我,還好我被人救了,不然咱們喬家就絕后了?!?br/>  
      喬方子道:“我爹就我一個兒子,當然得為我報仇了!”
  
      薛子瑤瞪大眼,“明明摔下山的是”
  
      這么明晃晃的說謊好嗎?
  
      喬方子理直氣壯道:“海兄弟是我兄弟,他摔下山跟我摔下山有什么區別?再說了,潘上人的目標本來就是我!這種人,心術不正,早點除掉以絕后患!”
  
      “你說的也有理?!毖ψ蝇幉辉偌m結說謊的問題,“不過老天真是有眼,誰都不摔,就摔他!”
  
      是老天有眼還是人為,這可不好說!喬方子笑瞇瞇地閉嘴,不再言語,看了一眼葉渺。
  
      葉渺搖搖頭,表示潘上人摔斷腿的事,不是她讓人做的。
  
      她不動聲色地看了眼葉銘,只見葉銘正將自己碗里的最后一個雞腿,夾到葉海碗里。
  
      葉海巴巴地看了那雞腿好久,一直沒敢出聲討要,見葉銘主動給他,眼睛都笑成了月牙,“謝謝大哥!”
  
      剛才薛子瑤和喬方子的對話,他一個字也沒聽入耳。
  
      什么潘上人潘下人,哪有雞腿重要!
  
      葉海喜滋滋地抓起雞腿啃起來。
  
      ——
  
      所有人都以為潘上人的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可沒想到,變數很快就來了。
  
      這天早上葉渺還沒起來,桃花在外面敲她的門,“小姐!”
  
      聽聲音有些急,似乎有什么緊要事。
  
      葉渺懶懶應了一聲,“進來吧,桃花?!?br/>  
      桃花很快走進來,隨手將紗帳掛到金鉤上,“小姐,沈狼剛剛送來的信?!?br/>  
      葉渺打了個哈欠后接過。
  
      待展開一看,面色大變,睡意全無。
  
      信上沈畢方說,原來潘氏商行暗中已經投靠了南宮焱。
  
      昨日潘上人向南宮焱提議,只要殺了喬方子讓喬家絕后,喬氏商行自然會盡數落入南宮焱手中。
  
      雖然喬氏商行表面站在了南宮焱這邊,但站隊跟全權擁有喬氏商行,那是兩回事。
  
      潘上人的提議,正中南宮焱下懷,南宮焱昨晚對喬方子下了必殺令。
  
      負責執行的人,是她的弟弟:沈狼!
  
      ------題外話------
  
      感謝墨藍灰色的鮮花!感謝vani的鉆石!
  
      感謝半開時節最妖嬈、黃四仙兒、天地靈寶、qq4279b2a3dfd10、一樺樹的月票!
香港六合图库财神图库